这里面有爱心企业和企业家的善款,但更多的是普通市民的无私捐助,许多人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海曙新街社区一位失独老人,捐出了自己的补助金,他只跟社区工作人员说,人老了,也用不了太多的钱。蹚水过河太危险,别让孩子们受苦。

  还有一位82岁的应姓老奶奶,她从关爱小区一路走一路问找到东南商报社,拿出有零有整的300元钱托我们转交,看得出,她并不宽裕,但她说这是一点心意。

  我们也收到了两笔特殊的汇款,一笔9000元,一笔1000元,署名“顺顺”,对方地址是“长春路3000号”。我们找到对方汇款的邮局,工作人员看了以后说:“这肯定是‘顺其自然’的汇款,因为1万元分两笔汇,就不需要出示身份证了。”而在整个捐款过程中,我们也接受了民政部门的监督指导,将每笔捐款,哪怕一分钱,都通过报纸公布,开诚布公地面对各方的质疑和监督。

  从新桥到“心桥”

  爱在山海间延续……

  随着工程款的到位,这座长34米,宽8米,预算64万多元的爱心桥在9月初正式开工了。加榜乡党委政府还向宁波市民发来一封感谢信。当时预计,这座桥将在春节前建成通车。

  听说家门口真的要造桥了,世代生活在污养河畔的乡亲们都来帮忙。去年国庆长假,工人和乡亲们都没有休息。去年12月,宁波桥顺利合龙。直到昨天,宁波桥实现了通车,污养河两岸的乡亲们告别了水涨路断,蹚水过河的历史,生活也翻开了新的一页。

  一座崭新的宁波桥,拉近的不仅是污养河两岸的距离,更是宁波市民与这个黔东南州偏远山区的乡亲们心与心的距离。就在去年12月10日,加榜乡党委副书记欧光亮还收到了一位87岁的宁波老奶奶寄去的一批给孩子们的过冬物资,里面有帽子、手套、围巾各20件,还夹着一封信。信上说,她通过报纸第一次知道了加榜这个地方,了解到那里孩子的生活学习状况,也十分牵挂。这些帽子、手套、围巾都是她用家里剩余的零星毛线编织起来的,由于视力不好,只能做这么多,送来给孩子们过冬,也是她的小小心愿。

  余下的爱心款怎么用?

  在现场,欧光亮还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宁波桥的修建引起了从江县委县政府的重视,目前从加榜乡经宁波桥一直到污养河对岸大小平的一条约20公里长、泥泞崎岖的小路,很快就会拓宽成全新的水泥路。目前工程已经开工了,届时孩子们上学,乡亲们到乡里办事就更加方便了。

  而随着工程的完工,另一个问题又随之而来,这次,我们总共向贵州方面捐出了769520.74元。此外,截至目前,宁波桥项目通过施乐会、支付宝等网络渠道还筹集了78821.25元。这样,宁波桥项目实际共收到了接近85万元爱心款。算一下,善款还有近20万元结余,这笔钱怎么使用,我们也想让当地的乡亲们和加榜乡的工作人员出主意。

  大家商量后认为,这些钱还是要用在孩子们的身上,比如给加榜乡中心学校建一座食堂,或者整修教室、宿舍、操场,或者在桥边修建一些配套设施,为过往的乡亲们挡风遮雨等。临行前,我们也请加榜乡的工作人员替我们把把关,比如要建什么项目,拿出一个方案和预算来。也和建宁波桥时一样,方案和预算,我们同样在报纸上公布。

  同时,我们也再次承诺,在善款全部使用完后,我们还将把捐款明细和款项如何使用的情况,再通过报纸向公众公布一次!这是对每一位心存爱心的普通市民,最好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