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妇女和孩子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兴高采烈地从宁波桥上走过。 记者 范洪 摄 一群妇女和孩子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兴高采烈地从宁波桥上走过。 记者 范洪 摄
 宁波桥通车后的污养河。  宁波桥通车后的污养河。

  再赴贵州从江,除了欣喜,更多了一份期待———

  因为很想亲眼看看,亲手摸摸,我们曾经蹚过水、游过泳的这条污养河上,架起的宁波桥究竟是怎样的?

  昨天一早,从从江县城出发,车在崎岖的山路上穿行,眼前的景色既熟悉又陌生:上次来,还是盛夏,当时漫山遍野绿油油的梯田,在微风细雨中,如浪花翻滚。如今已是冬季,梯田少了绿色,多了灰黄,显出一道道分明的纹路,在山间的薄雾中,显得悠远含蓄,别有一番韵味。

  我们的车到污养河畔,还没见到桥,先听到山谷中飘来的芦笙齐鸣,这是当地苗族的传统声乐。河里水位还是不高,静静地流着,一座崭新的水泥石拱桥已经矗立起来。两岸乡亲和孩子们围在桥边,妇女领着孩子,小伙推着摩托,好奇地向对岸张望着。历时5个月,由宁波爱心市民捐建的这座长34米、宽8米的宁波桥,通车了。

  记 者 王存政

  范 洪 赵 杰

  1

  污养河畔的乡村像过年一样欢腾

  从此,乡亲们迈向了新生活

  车到桥前,乡亲们老远就出来相迎,他们奉上香浓的米酒,在我们的脖子上挂上彩蛋,这是乡亲们迎接远方贵客最隆重的方式。桥头的石碑上,宁波书法家周律之先生写下的“宁波桥”大字异常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