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日),住在大榭海文东区7幢4楼的王女士听到窗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往外一看,蹲着一个人。她以为是小偷,出去看了才发现是个离家出走的男孩。

  那,这名男孩是哪里来的?怎么会出现在3楼和4楼之间?他的家长呢?昨天,记者通过采访,还原了事情经过。

  昨晚约8点半,王女士正在家中看正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那时花开月正圆》。窗外传来的一阵响动,引起了她的注意。

  王女士走到床边,拉开了窗户。透过防盗窗,她赫然发现,楼下的空调室外机平台上,竟然蹲坐着一个人。

  外面黑漆漆的,看不清面貌。王女士吓得不轻,赶紧叫来了爸妈。等再来看时,那个黑影已经站起来了,从身形看,是个小男孩,正在哭。

  这下,王女士才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儿啊?”王女士一再问,男孩都没有回答。问到他家住哪里,他才慢悠悠地说,“就住在海文小区。”

  王女士家的这个防盗窗,是有开口的小窗的,可差不多十年没有开启过了,已经有些生锈。好不容易把钥匙找出来,根本就打不开了。

  “我们本来是想把小窗打开,把他拉进来的,可当时锁打不开,转念一想,即便打开了,我们也不敢贸然去拉他。万一出什么事,我们可担待不起啊。”王女士说,事后她拨打了报警电话。

  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王女士慢慢和男孩聊天,“套”出了一些情况。原来,男孩乐乐(化名)就住在6楼,他是从家里爬下来的。

  “我暑假作业没做完,我爸爸凶我,每天晚上还要我背书,刚刚出门时把门给锁了,让我在家里完成作业。”男孩说,他读小学六年级了,12岁,“受不了了,我要逃出去,离家出走。”

  乐乐的这番稚气的话,让王女士也很无语。问他吃过晚饭没,说吃过了,“阿姨你不要叫人,我就在你们家外面坐一晚上好了。”

  很快,大榭消防中队赶到了现场。消防员戴着破拆器材,赶到了王女士家中。据中队长张强说,乐乐的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哭过的,但经过一段时间聊天,情绪还好,看不出特别害怕。

  因为钥匙打不开小窗,消防员决定将进行切割。五分钟后,窗口就被切割开了,完全可以把乐乐抱进来。不过,即便如此,乐乐还是有些抗拒,“我不回去了,爸爸会打我的。”

  就在这时,乐乐的爸妈也找了过来。据他们说,刚刚出门了,听到动静又赶了回来,本来准备到3楼邻居家中把儿子抱下来,但够不这,后来正好跟着消防员上了3楼。

  男孩是顺利救下来了,可事后,无论是最先发现他的王女士,还是来救他的消防员,仍觉得有些后怕。

  据记者观察,这幢楼共6楼。男孩家住6楼,没有防盗窗,楼下5楼也没有防盗窗,只有4楼王女士家中才有防盗窗。那么,男孩是怎么徒手爬下来的?

  “顺着落水管,还是踩踏隔壁的防盗窗?”大榭消防中队中队长张强说,无论是哪一种,成年人都无法确保万无一失,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这样的“身手”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楼下的3楼没有防盗窗,没踩的地方,或者是没力气了,害怕了,就没有往下继续爬了。”王女士说,后来家长来了,乐乐可能有些害怕,一直没怎么说话,不一会就跟着家长回家了。

  出警民警说,他看了现场觉得很惊险。这个男孩真的胆子很大,晚上光线本就不好,稍有不慎,手上没抓牢,或者脚下打滑,摔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孩子贪玩调皮,不服管教,做家长的确实头疼。”民警说,但无论如何教育要注意方式方法,所幸这起警情以顺利营救收场,但仍希望这起虚惊能给其他家长带来一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