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老师是学校有名的“救火员”,难带的班级、基础差的班级都由他来搞定。2013年,滨海学校迎来第一届初中毕业班,这是一个临时组建的班级,学生主要来自区内各公立初中八年级,听孩子们后来说,他们原来在各个初中都是大哥大、大姐大,有很多小弟小妹跟着的,可谓威风八面。

  宋老师主动请缨带这个班,他的观点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孩子如果能感受到你的关怀,自然会日趋向好。就这样,他会半夜12点多从北仑驱车到春晓,为的是某个女生痛经;或者整个晚上跟同学谈心,从生活到学习;有时还带着孩子们一起玩“虎克船长”“007”等游戏,被孩子们捉弄着,也慢慢进入到孩子的内心。

  一个学期过后,他对孩子们的个性了如指掌,于是开始了一次深度家访活动,到每个孩子的家里至少要待半天时间,与孩子父母沟通,分析孩子的优点和不足,共同达成提高的方法,此举也得到了全体家长的支持。

  四年时间过得飞快,毕业之际,宋老师打开当初孩子们写下的高中毕业愿望,与孩子们一同分享。有个孩子念着念着,不由得失声痛哭,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学习,学会了上进。

  滴水穿石。宋老师秉承的教育理念就是在生活中慢慢感染学生,强硬的训导只能激发孩子更强硬的对抗叛逆,只有小小水滴的敲击和滋润,才能软化顽石。

  在语文教学方面,他非常反对用刷题来代替引导,用高压来代替濡染。宋老师从孩子最关心的生活出发,来进行语文教学。去年教一个语文基础较差的班级,孩子们的作文普遍达不到字数要求,更别说有什么思想和文采了。宋老师发现孩子们喜欢玩手机,就撇开课本,就手机问题展开教学:第一步,如何编发短信,他给孩子们展示带有文采的短信,具有哲理思考的短信,然后提出简单的编发短信要求,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兴趣;第二步,手机功能介绍,要求每位同学上台介绍手机的一项功能,语言流畅,对这项功能做全面的分析,说出优缺点;第三步,关于学校能不能带手机的辩论,因为牵涉到自身利益,同学们对这次辩论赛非常重视,提出了不少精辟的见解。这样的话题还有很多,比如假如学校食堂给你经营,你该如何做到既满足师生需要,又有一定赢利;颜值和实力哪个更重要;数学要不要作为选考科目……

  一年下来,语文不再是同学们望而生畏的学科,而是每天盼望着展示自己才华的黄金时段,日积月累,孩子们的语文水平得到非常大的提高,与基础好的班级几乎持平。

  在滨海学校,说起“水哥”无人不晓,同学们几乎忘记了他是“宋老师”。“水哥”的课堂从来都是平等的,每个学生都可以在课堂上提出自己的看法,只要你的看法有理有据;每个学生都可以当堂打断老师的讲述,只要你有足够的理由。

  “水哥”的课堂通常有三个步骤,首先告知大家将要讨论的话题,并做简要引导;接着由同学们自行或者相互帮助寻找资料,研究话题;最后大家各抒己见。第三个步骤往往也是最热闹的,大家各执一词,难分伯仲,那时“水哥”也就笑一笑,不会随意否定其中一种答案。

  不仅如此,“水哥”还是同学们球场上的好伙伴,高中的男生都以能够单挑“水哥”为荣。他们经常三五个同学约在一起,拉“水哥”进行“三对三”比赛,无论输赢,快乐最重要。小昌最喜欢跟“水哥”打篮球,他这样评价“水哥”:前一秒还在讲台上文质彬彬,子曰诗文;后一秒却在球场上叱咤风云,生龙活虎。这种判若两人的变化只属于“水哥”。

  宋老师深得学生喜欢,还在于他有一颗善良的心。2014年,宋老师带领35名同学到云南宁蒗县宁利中学支教一周,为那里的孩子们带去钱物,与孩子们同吃同住,每天上四五节语文课,帮助宁利中学的语文老师磨课。离别之时,学校的全体师生都来送行,依依不舍。

  2013年开始,宋老师每年至少二次到北仑阳光学校参加“心连心”活动,带着孩子们一起做游戏,给孩子们上课。4年如一日,他心系着阳光学校的孩子们,孩子们也天天盼着宋老师的到来。

  2016年,宋老师联系上胡朝霞爱心团队,主动为爱心团队与滨海学校公益组织牵线搭桥,促成了“微爱筑梦”大型公益系列活动,包括小学生领养绿植活动、高中国际班商社活动、大型义卖活动、大型义演活动等等,共筹得善款10万余元,捐献给贵州台江县反排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