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跨越563公里,从安徽全椒来到海曙;职业规划战略性转移,从公立幼儿园老师到成为一名全职月嫂,今年46岁的周婷在颇受争议的家政服务市场里,收获了雇主和主管的满满好评,还以高票一举拿下“阿拉好保姆·2017宁波市民喜爱的家政服务人员评选活动”的十佳称号。

  初见周婷,她穿着黑色短袖T恤,搭配一条花裙,和白皙皮肤相得益彰,笑起来身上透露着一股邻家大姐般的亲和感,很快消除了和小编第一次见面的陌生。望着眼前这个穿着时尚的周婷,小编很难联想到她竟是一名有着六年工作经验的月嫂。

  “生活里的婷姐,是个会打扮的时尚弄潮儿。”知道小编前来,周婷的亲友团也纷纷到场,同是月嫂的王阿姨就和小编聊了起来。“你看我身上穿的碎花连衣裙,怎么样,还挺适合我的吧。”和周婷同个时期进公司做月嫂的王阿姨说,她们几个好姐妹经常趁着不接单的空档,约出去逛街、吃饭,每次周婷都会担任起时尚顾问的角色,选衣、搭配饰,周婷样样在行。

  面对亲友“时尚顾问”的高帽,周婷却说已经不比从前。“以前我很喜欢美甲,但为了舒适地照顾产妇,入行后,这项爱好就被我戒掉了。”2010年,周婷跟随在北仑打工的哥哥决定来宁波做月嫂的那一刻起,她就下定了决心,月嫂就应该要有月嫂这个职业该有的样子,这也就有了如今雇主口中爱岗敬业的周婷——干净的制服,发髻盘在脑后,一双黑色平底鞋,现在的周婷没有了时尚的外衣,却也显得的自然得体。

  六年前,周婷进入月嫂行业,当时的月薪是四千元,六年后,周婷的月薪翻了四倍,直线捣破一万六的大关。飙升的薪资背后,除了和整个家政服务市场价格的水涨船高相关以外,更多的是源于周婷的努力。

  在周婷看来,月嫂从业人员庞大,但好的月嫂要一两万一月,普通的只有几千元,其分水岭不在于技术,而是自身的服务态度。“把雇主当成是自己的家人对待,处理事情自然就会上心多了。”周婷说,每去到一户人家,她都称产妇为大宝,管孩子叫小宝,拉近和雇主间的距离感。“每天像照顾姐妹一样照顾产妇,让她开开心心地度过这个特别的时期,反过来如果她开心,我们的工作也会开展得很顺利。”周婷向小编说道。

  今年30岁的江女士就是周婷“产妇闺蜜团”中的其中一位。去年生产后,江女士请了周婷过来照料,现在孩子一岁多了,可江女士和周婷的联系就没断过。“宝宝的百天宴、周岁生日会还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一家人都爱叫上婷姐,因为她待人真诚亲切。”江女士告诉小编,周婷在照料期间,眼睛里都在找活,甚至把家中卫生间门口一块五年没洗的地垫都主动清洗地干干净净,全家人都很感谢她的付出。

  主管说“她是员工里的正能量”

  或许是因为和产妇处得像闺蜜,周婷在月嫂这一行里的口碑越来越好,收到的锦旗也越来越多,多到能挂满一面墙。“周婷是我们公司里的一个佳话。”小编在宁波安健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业务经理黄娟的带领下,看到了周婷满墙的荣誉,这些荣誉有些是来自宁波本地,有些是来自杭州、临安等地,甚至还有些来自省外。

  “安健在舟山新开了分公司,我们都挑一些最好的月嫂前去服务,周婷首当其冲。”黄娟说,周婷的忙碌已经超乎想象,下个月要去上海照料产妇,明年一月则要去杭州,就连明年四月的档期也已经被预定。

  升级为炽手可热的金牌月嫂,但已有六年月嫂从业经历的周婷还如新人一般,保持着对工作源源不断的热情。住在公司宿舍的大通铺里,主动与新来的月嫂互加微信,带她们熟悉环境,向她们传授工作经验。“周婷是公司里一股满满的正能量。”黄娟这样评价周婷。

  “不收红包,一面锦旗就是对我最好的肯定。”结束采访时,周婷对小编说,六年前自己毅然从公立幼儿园辞职,受到了许多人的不理解,但如今,她用自己的行动和雇主的口碑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这是最让她有成就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