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这条路上 有个4岁女孩每天清晨5点跟着爸爸扫马路

  昨天清晨5点不到,天还没亮,55岁的清洁工易广玉骑着小三轮车,出现在鄞州区泰康东路,这是他负责的路段。三轮车里除了两把扫把外,还有一床被子。被子里,是他年仅4岁的女儿小梦真。易师傅告诉记者,女儿在家没人照顾,他万般无奈,只得清晨出来工作也要将孩子带在身边。

昨天清晨,4岁的小梦真在帮爸爸扫马路。昨天清晨,4岁的小梦真在帮爸爸扫马路。

  小梦真却不以为然,她像模像样地拿起扫把,“爸爸很辛苦,我要帮帮他”。小梦真笑得灿烂,一侧脸上还出现一个可爱的小梨涡。

  4岁女孩跟着爸爸扫马路

  易广玉是河南商丘人,2011年和妻子丁桂英一起来到宁波,成为鄞州一家园林公司的清洁工。2013年,夫妻俩有了可爱的小梦真。“有了妻子,又有了女儿,家就完整了,我的梦想成真了。”这是易师傅给女儿取名“梦真”的原因。

有时候,小梦真就睡在爸爸的三轮车里。有时候,小梦真就睡在爸爸的三轮车里。

  三轮车骑到泰康东路,5点了,易广玉要开始工作了。他尽量放轻手脚,就怕吵醒睡梦中的女儿。或许是有所感应,小梦真自己醒了,她揉揉眼睛,爬下三轮车,拿起一把比自己还高的扫帚,要帮爸爸一起扫地。

  易广玉心疼孩子,想把她抱回车上,“乖,还早,再睡会儿”,但小梦真不肯。易广玉只好用手理了理女儿的一头乱发,又把她的上衣往下拉了拉。小梦真穿了一件毛衣,一条格子裤,都是别人给的旧衣服,明显偏小了,一动弹小肚子就会露在外面。

  她爱笑,笑容照亮了身上的旧衣

  易广玉从三轮车里找出一件连衣裙给女儿套在外面。连衣裙也是别人送的,有点小,粉红色的布料已经发灰发黄,中间还少了一粒扣子,套在小梦真的身上,像是长袖衫。易广玉说,最近一年,他常把女儿带在身边,女儿也经常帮忙扫地,说要支持他,虽然多数时候也分不清女儿是玩还是在帮他认真干活,但他看着心里又暖又酸,暖的是女儿这么乖巧,酸的是女儿跟着自己受苦了。

  有时候,易广玉把小梦真留在三轮车上,自己去扫地;有时候,也会让小梦真在附近一个公交总站里玩一会儿,毕竟,小孩子不能总是窝在那个小小的三轮车里。“别乱跑,当心车”,这句话他每天都要跟女儿讲上几十遍。

  采访过程中,记者深深体会到了小梦真的可爱。她会主动叫人,一上来就给记者一个熊抱,中间又有好几个可爱的抱抱。她扑闪着大眼睛,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纯真的笑容把一身旧衣服都照亮了。

  她还是重病妈妈的“小棉袄”

  下班了,记者随易广玉来到他的家中。这是鄞州区三里村的一间平房,不到20平方米,月租金300元。除了一个小电视,没有其他像样家电,更没有空调。没有沐浴设施,没有抽油烟机。因为拆迁,周围也没有邻居。

  丁桂英躺在床上,看到丈夫和女儿回来,也没有表现出欣喜的神情。易广玉说,妻子有智力障碍,半个月前又突发脑中风,在浙江大学明州医院神经内科住了近半个月。前两天刚出院,回家后多数时候都躺在床上。

  记者从院方了解到,丁桂英入院时病情很紧急。“她有高血压、糖尿病,平时也没护理好,导致动脉硬化最终诱发脑中风,当时四肢都不会动了。”该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邓斌说。

  住院期间,易广玉请假照顾妻子,小梦真也一天24小时待在医院里。说小梦真是妈妈的“小棉袄”一点不为过,白天,她守在妈妈身边端茶递水,给妈妈按摩,陪妈妈说话;晚上,就和爸爸睡在陪护床上。

  医护人员向这家人伸出了援手。神经内科主任杜小鹏发起募捐,筹措了4900余元的医药费。看到天转凉了小梦真还穿着短袖短裤,光脚在病房里跑来跑去,病区医生殷韵带着她去买了一套衣服两双鞋。护士长王洪银发动亲友同事,给孩子找来许多八九成新的衣服,还有一些日常用品。

  对症治疗10多天后丁桂英出院了,可以在旁人的搀扶下走几步,但双手特别是左手还是不太会动。“中风发生后的3个月内是康复黄金期,6个月后就基本定型了。”邓医生说。

  道理易广玉懂,但他没时间和精力帮助妻子康复。不过,小梦真听进去了。中午,爸爸洗菜炒菜的时候,她就扶着妈妈到门口走一走,还会“表扬”妈妈,几趟下来自己的额头反倒冒出汗来。

  接送不便,小梦真暂时没上幼儿园

  小梦真4岁了,正是读幼儿园的年龄,对于这个问题,易广玉很为难,“实在是没办法,没人接送。”

  易广玉的工作时间是清晨5点到中午11点,以及中午12点到晚上8点。因此,他每天凌晨4点多就要出门。女儿的作息时间也不得不跟他保持一致。

  “凌晨4点多,哪有幼儿园开门的?如果顺路,离我扫的马路比较近,她可以先在三轮车上睡一会儿,到时间了我抽个空送她过去,但远了肯定就不行了。”易广玉说,公司也了解他的难处,平日里已经很照顾他了,他不能再搞特殊了。

  顺路又比较近的幼儿园只有雍城世家和学府湾两家,都是公立幼儿园,没有本地户籍,没有房产证,小梦真不符合入园条件。而能够接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民办幼儿园如陈婆渡幼儿园,则离得很远,没法接送。

  小梦真也很想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去上幼儿园,她几次问过爸爸,得到的答复却让人失望。“爸爸说以后再说。”小梦真告诉记者。

  易广玉想过回老家,这样孩子就能上幼儿园了。但老家只有几亩薄田,他不知道怎么养活一家人。

  街道已核实情况,后续或提供帮助

  昨天下午,记者就小梦真的情况联系了鄞州区首南街道社会事务科。工作人员很快联系了三里村村委会和易广玉所在的园林公司。“这家人很不容易,孩子很可爱也很可怜,我们也会想办法给他们一些帮助。”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怎么提供帮助现在还不好说。

  对于小梦真的情况,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记者 童程红 文 记者 崔引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