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2017年只剩下不到百小时。

  面对过往以及全新的2018年不少人会有很多向往感慨。可在鄞州人民医院郁亚波心里,却有着些许不舍。

  前两天医院发出通知,从2018年元旦开始,全院护士脱冒上岗,这意味她戴了26年护士帽将从此告别。

  一袭白衣,一顶燕尾帽,配上亲和的笑容,就是人们印象中“白衣天使”的标准形象。

  一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每天戴着“它”穿梭在病房与护士站之间,没有荡气回肠的故事情节,没有感人肺腑的动人画面,每天,就这样演绎着简单与平凡。

  面对昔日朝夕相伴燕尾帽,郁亚波说,虽然这些年帽子戴上脱下无数次,有时忙起来帽子掉了,也抱怨过不便。可从个人情感上讲,这顶帽子就是护士身份的象征,戴了20多年,一下子不用戴了,心里肯定有点不舍。

  一百多年前,护理学创始人南丁格尔戴着小白方巾投入了救助患者的护理行动,从此有了护士帽的演变和发展。很多护理院校的学生毕业时,会举行“授帽仪式”宣布护士正式成为白衣天使。

  至今她还记得10多年前的授帽情形。

  刚开始工作时还是老式圆筒护士帽,后来看到燕尾帽觉得新潮,很期盼。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她盼来了这一天。

  “当时我们科室七八位护士,当天我们坐成一排,老护士长一个个给我们带上燕尾帽,当时很激动。”郁亚说,可惜那时没有拍照留念。这次一次脱帽,科室里大家纷纷拍照留念。

  当记者问她“是不是舍不得”时,郁亚波说,从情感上是不舍。可从工作上,脱帽她们也盼了已久的事,这次终于实现了。

  记者走访中发现,尽管传承百年的护士帽有一批死忠粉,但它的缺点也越来越多地被发现。

  最被诟病的是,易松脱,影响护士操作。护士在抢救病人时,快速走动或做心肺复苏等剧烈操作以及与输液架蹭碰等,常常会使护士帽脱落,影响抢救。还有,护士帽因为材质较硬、清洗后易变形、不易干,成为一个潜在的载体,让细菌和其他致病的病原体可借由它传播,引发院内感染、交叉感染。还有些护士,因为长期佩戴护士帽,出现职业性脱发。

  正是从这些方面考虑,鄞州人民医院开展护士脱帽行动。

  护理部主任周红波说,护士脱帽已经成为趋势,今年5月12日护士节,医院开始调研护士脱帽,结果意见不一,有不少人还是不舍。

  “护士帽是护士身份的象征,没有了帽子,少了标识。”

  “护士帽上原本会有几道杠,代表护士的职务或职称高低。”

  ……

  最终经过全院护士调查,有九成护士提出要脱帽,从而奠定了脱帽行动的基础。周红波说,经过商定,医院护士从新年元旦正式脱帽上岗,未来医院会通过服装上来改变护士的辨识度以及职务。

  其实鄞州人民医院护士脱帽,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护士取消戴帽已逐渐成为国内外护理发展的整体趋势,全国各地很多医院早已脱帽。宁波一院、宁波二院、妇儿医院、李惠利东部、明州医院的护士也早已脱帽。

  燕尾帽又叫护士帽,是护士的工作帽,也是护理职业的象征。它洁白、坚挺,两翼如飞燕状,所以称之燕尾帽,它像一道圣洁的光环,衬托着白衣天使崇高的使命。只有正式护士才能戴护士帽,才有资格为病人做护理工作。护士服起源于公元九世纪,由修女服演变而来,护士帽的原型是修女帽。1928年,第九届全国护士代表大会时,毕业于北平协和高级护士学校的林斯馨女士首先提出统一全国护士服装,并将护士帽命名为“白色燕尾护士帽”,沿用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