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是全区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为此,本报将运用报纸、移动客户端、新闻网、微信公众号等多种载体,浓墨重彩地展示鄞州走在前列的生动实践、融入都市的豪迈气魄、跨越发展的辉煌成就,总结40年成功经验,树立崭新的鄞州形象。今起先行推出“改革开放40年·数据背后的故事”,通过1978年和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数据比对,以一个个代表性的人物或家庭、单位为样本,讲述其40年来的巨变。

  数据库:

  1978年,鄞县财政收入4069万元

  2017年,鄞州区财政总收入410亿元

原鄞县财税局副局长、鄞州区国税局已退休的局长周兆龙接受记者采访原鄞县财税局副局长、鄞州区国税局已退休的局长周兆龙接受记者采访

  财政收入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程度和经济实力的重要指标。改革开放40年,鄞州财政收入从4069万元上升到410亿元,增长了1000余倍。近日,记者采访了原鄞县财税局副局长、鄞州区国税局已退休的原局长周兆龙。回顾40年来财政收入的变化,他感慨万千:“现在鄞州一天的财政收入,比1978年的一年还要多!”

鄞县上世纪七十年代财政收入情况鄞县上世纪七十年代财政收入情况

  财政收入:40年增长逾千倍

  去年,我区财政总收入达到410亿元。而在1978年,全区的财政收入只有4069万元。

  这一切,是鄞州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得到了大解放,走出了一条坚实的跨越之路。

  七十年代末,鄞县乡镇企业开始起步,八十年代如雨后春笋般发展。“那时候每个村都有村办企业,每个乡镇都有集体企业。”周兆龙说。

  得益于镇村企业的发展,税收开始增加,尤其是八十年代中期,鄞县财政收入快速增长。1984年,县政府明确提出乡镇企业为全县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1985年首次突破1亿元,实现了一个跨越式的腾飞。

  也正是站在这个新的起点,5年后的1990年,全县财政收入达到2.04亿元。1995年达到5亿元。“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上世纪九十年代鄞县财政收入总量不是很大,但也仅次于萧山、绍兴,在省内排第三位的。”他说。

  进入新世纪,鄞县发展也进入了快车道。尤其是2002年鄞州撤县设区,当年,全区财政收入首次突破10亿元,达到12.03亿元。此后,鄞州财政收入一路高歌猛进。2007年更是突破百亿元,达到108亿元。

  而且,从2008年到2015年,鄞州财政总收入连续8年蝉联全省第一。

  让他自豪的是,1990年6月,国务院召开了一次全国财政收入2亿元的县(市)领导工作会议。他跟随当时的县长金海腾参加了这个会议。会议期间,国务院总理李鹏接见了与会人员,并与大家合影留念。“这次会议上,广东、苏南等地的一些县(市)领导介绍发展经济的经验,对我们的促动很大。”他说。

  回来之后,县财税部门出台了进一步支持、帮助、促进企业发展的税收减免政策。通过“放水养鱼”,使一大批企业发展壮大。

  90年代中后期,鄞县一些乡镇企业开始转制为股份制企业或民营企业。“实践证明这是对的,对税收增长的贡献也很大。之后,鄞州财政收入能超过绍兴、萧山,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乡镇企业转制早、转制快,一些转制后的企业实现了‘脱胎换骨’,大大增强了活力。”当时,也涌现了像雅戈尔、杉杉、奥克斯这样的一批集团型企业。

  周兆龙认为,撤县设区后,鄞州发扬“敢为、求实、争先”的鄞州精神,全面推进实力鄞州、生态鄞州、文化鄞州、富裕鄞州、平安鄞州“五大鄞州”建设,先后实施“新鄞州工程”“三大行动纲领”“质量新鄞州”等工程建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尤其是2016年行政区划调整后,新鄞州大力实施“名城强区”战略,建设都市核心区、打造品质新鄞州,使经济社会一路高质量发展,财政收入再上新台阶。

税务干部使用过的税务检查证税务干部使用过的税务检查证

  农业税退出历史舞台

  农业税作为中国一个古老的税种,被习惯地称之为“皇粮国税”。

  周兆龙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农业税是鄞县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1978年,鄞县的工业总产值只有2.7亿元,而农业收入则达4亿多元。

  八十年代初,农村开始兴起联产承包责任,土地分田到户后,农民自发的生产积极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农业税的征收面一下子扩大了好几百倍,从生产队集体上缴转为一家一户缴纳农业税。尽管征收上出现了难度,但是,基层税务干部还是尽职尽责收好农业税。

  他记忆犹新,每年双夏结束后,他们或骑着自行车,或步行,冒高温、顶酷暑,一个生产大队、一个自然村跑,与乡镇干部和村干部一起,挨家挨户做好征收工作。

  进入21世纪后,随着鄞州工业、商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农业税在税收总量的比例逐年下降。2004年,农业税占全区税收收入的比例降至1%。

  2005年,鄞州区率先免征农业税,祖辈交的“皇粮”不用交了,而且,政府还给种粮农民补贴。

  当然,没有了农业税,鄞州税收照样连年增长。“这些年财政收入的逐步增加,是因为鄞州经济‘蛋糕’做大了,企业‘蛋糕’做大了。通过改革,财政、税收、经济和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形成了良性循环。”周兆龙说。

  确实,鄞州在不断优化增长方式、优化经济结构,推进要素密集型工业向先进制造业、传统服务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变。

  1999年以来,鄞州通过实施“双高工程”“双优战略”,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全区上下也形成良好的创新创业氛围,高新技术及其产业呈现快速发展趋势。同时,我区积极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以园区建设推动产业优化升级,促进了工业增速、效益增加的“双丰收”。工业经济基础不断夯实,税收收入保持了连续增长。

  周兆龙认为,鄞州大致经历了从“产业支撑”向“服务引领”这个转变过程。撤县设区以前,鄞州县域经济靠坚实的工业基础占据全省强县的前列;随着享受了十多年的城市化红利后,鄞州逐步从单一的工业支撑向工业与服务业同步支撑转变。

  更让周兆龙惊喜的是,目前,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总和,已占到鄞州税收总收入的七成以上。

税务干部使用过的算盘税务干部使用过的算盘

  从算盘、计算器到电脑

  从手工计税到电脑征税,这是40年来税收征管工具上最大的变化。

  在区国税局的税务文化展厅中,存放着一把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7档7珠老式算盘,铭牌上生产厂家的电话号码还是五位数。由于年代较久,而使用频率又极高,有几颗算珠已出现裂口,木边框也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这把算盘,承载了周兆龙等老一辈税务干部的回忆。

  算盘,是那时候周兆龙不可或缺的工具,更是他们赖以工作的“武器”。在税收工作中,用算盘计算出税额,汇总税收数据,核算比率,编制会计报表。

  在没有计算器的时代,鄞县的税收,全靠全体税务干部五根手指头在算盘上算出来……由于长年与算盘打交道,有的税务干部好几根手指头全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周兆龙说,八十年代中后期,税务机关配发了小小的计算器,但有些税务干部还是用不习惯,觉得算账还是算盘方便。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税务机关开始进入计算机时代,随后,企业可以电子报税。如今,以计算机为依托的通信网络、征收网络、管理网络、稽查网络几乎“网”住了所有税务工作,纳税人进入网络办税新时代……那个“算盘+皮包+自行车”的税收时代一去不复返,一个“网络+手机+银行卡”的税收时代已经到来。

  周兆龙表示,40年来,税收征管模式进行了不断的改革,从税务人员下乡上门征收到纳税人到办税服务厅上门申报纳税,再到纳税人足不出户网上报税,这是时代发展所带来的征管模式的进步。

  他认为,这也使得更多的基层税收从业人员解放了出来,转而将更多的精力和征管重心投入到了税源精细化管理及深度纳税服务方面,宣传好、落实好国家出台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这样,在促进企业发展的同时,也拓宽了税源。

  在采访的最后,周兆龙感慨到,时代在不断地变化,鄞州一年三四百亿元的税收收入,如果用算盘来计算的话,不知道需要多少人才能“噼里啪啦”地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