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天,关于“故宫掌门人”单霁翔要来宁波开讲的消息刷屏微信朋友圈。

  昨晚,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亮相宁波,主讲本届文博会主论坛故宫论坛第二季之《国家宝藏》,期盼已久的市民终于见识到这位自诩为“故宫看门人”的风采。

  从晚上7点30分到9点,中间没有休息,没有喝一口水,单霁翔在台上讲了1个半小时,不仅让现场观众产生了马上要去故宫的冲动,更近距离领略到这位网红院长的风趣幽默与博学睿智,“幽默中传递着文化的力量”。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单掌门现场说的新段子引发了20多次笑声,掌声更是不断。没去现场?别着急,看这篇报道呀!记者为您记录选取了了其中的部分精彩内容。

  关键词:故宫藏品

  世界五大博物馆分布在5个常任理事国

  故宫博物院是坐拥世界最庞大古建筑群的博物馆,目前馆内藏品一共有1862690件,分为25大类,包括陶瓷、绘画、碑帖等。中国的博物馆收藏的外国文物很少,但故宫是个例外,全世界收藏最好的钟表不是在欧洲,是在故宫。

  “世界五大博物馆,中国的故宫、英国的大英博物馆、法国的卢浮宫、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俄罗斯的冬宫即埃米塔什博物馆,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正好各自1个,这说明什么?说明没有一个强大的博物馆,是进不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

  关键词:全网售票

  咨询台前最多的是外国人和中年人

  为了节省观众的购票时间,前几年故宫开始探索网上购票,但一开始只有2%的人选择网上购票,第二年到了17%,第三年支付宝和微信都可以开始使用了,超过了40%,2017年的11月达到了60%。去年10月10日,故宫开始全网售票,扫一扫就进去了。

  “一开始媒体还建议我们多设置几个咨询台,怕来参观的老年人不会用手机支付,但是没想到,中国的老年人太棒了,来咨询的几乎都是中年人和外国人。所以在网购方面,只有中国是第一世界,其他国家都是第三世界。”

  关键词:修缮保护

  纪录片里修钟表的“男神”去领电影奖了

  过去两年多,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播出后,热度很高,特别令人感动的是70%点赞的都是学生们。

  “《我在故宫修文物》中修西洋钟表的王津,真是我们故宫的‘男神’。有一天他跑来跟我说院长我要去趟美国,说获得了一个国际电影节的白金奖。我说你在里面演什么了?他说我什么都没演啊……这就是大家对工匠精神的尊重!”

  故宫被点亮了 再也不用趴窗户看了

  以前常常有参观故宫的观众很困惑,层层大殿里看着黑黑的,不能照亮一些吗?

  “我们解释了很多次,紫禁城都是原物,不能长期灯光照射,都是木结构建筑,没法通电,观众只能聚在门外趴在窗户看大殿内。但真的不能改变吗?我们研究了一年半时间,做了远离古建筑的灯源,用了LED灯具,远离古建筑,用测光表反复地测量,对文物不要造成伤害,以及不同的光线观众看起来的效果。故宫被点亮了。”

  关键词:文创产品

  皇帝的马成了水果叉 定价不超400元

  故宫文创有两支由年轻人组成的团队,每月都会推出几十、上百种文创产品。经过五年的研发,到2017年底,产品已突破了一万种。如今,故宫有480种手机壳,有“正大光明”的充电器,还有为儿童研发的拼装玩具、故宫箱包、朝珠耳机等。

  “这幅乾隆皇帝大阅图,仔细欣赏皇帝画得不怎么好,但里面的马画得好,于是我们不要皇帝了,把马提取出来,做在领带上,做在水果叉上,比如我们有一款‘神骏水果叉’,马头、马尾巴、马蹄子是铜的,身体是瓷的。外事礼品严格遵行国家规定,外国贵宾来了送礼不能超过400元,我们这个定价398元”。

  “故宫的宫门非常有名,我们就做了宫门包,新口号是:到北京要逛故宫,登故宫城墙,吃故宫烤鸭。”

  关键词:市民互动

  故宫社区获土地,在北京有了便宜房子

  如何才能成为人们喜爱的博物馆呢?除了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融入广大民众的现实生活,还要能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展示和解读传统文化,与市民互动,让沉睡的文物“活起来”。

  比如紫禁城的初雪,每年一上网都能吸引大量粉丝,最高点击量1425万,去年,故宫没有等到雪,却等来了一场“红月亮”,红月亮照片一出,微博点击率瞬间超过2000万,古老的文物和年轻的观众有了更多微妙的联系。

  “我们努力做掌上的故宫博物馆,建设了故宫社区APP,积极参与可在紫禁城里获得一块地,之后有了积分后就可在这块地上盖房子,有更多的积分就可以盖大房子,这样不花一分钱,你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地、自己的房子,这是北京最便宜的地、最便宜的房子了。”

  “我们有75000件书法,人们可以(从网上)调阅出来临摹,机器会给你打分,比如太棒了,比如惨不忍睹……”

  关键词:天一阁的保护利用

  周边土地开应和天一阁有缓冲区

  在观众提问环节,有人问起,天一阁和故宫同为古建筑展示为主的博物馆,如何面对古建筑保护和有效利用的矛盾?

  “在宁波,天一阁和河姆渡、保国寺一样,都是最重要的文化资源。尤其天一阁,在社会上有非常大的知名度,也是文化旅游的重要目的地。”单霁翔说,很多年前自己就去过天一阁,它是用传统的古建筑来作为博物馆的,因此很多的收藏都没法展示。“它的每一间房的隔断是非常小的,游客疏散也不方便,所以大量的文物还沉睡在库房里。”

  如何更好的展示藏品?单霁翔建议,一方面,天一阁博物馆要像故宫一样原状陈列古建筑,另一方面,现代的展陈应该离开古建筑群,来建一个新的展厅。“新的博物馆和古建筑要协调,无论在体量上、建筑形式、建筑材料,要和古建筑相映成辉。但是它可以成为好的展览场所和教育场所,可以使天一阁的文化设施布局更加合理。”

  “我特别担忧的是,天一阁周边的土地要开发,在开发的过程中应该和天一阁有缓冲区,不要因为周边要建高楼大厦而影响了天一阁的景观,因为天一阁本身的历史环境和它的本体是应该进行统一保护的。”

  (图片来自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