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用微信与供货商交流,爱吃川菜,会用支付宝结账……在宁波学习工作6年,非洲“80后”小伙子毛亚伯已经是个中国通。他和父亲两代人与中国做生意的经历,折射出中国开放发展的进程。

  毛亚伯一家人,和中国有着特殊缘分。毛亚伯的父亲在贝宁经营建材生意,上世纪90年代就和中国做生意,从中国采购陶瓷等建材产品。毛亚伯的叔叔,还曾经是贝宁驻华大使,对中国有着深入了解。

  “从小就对中国有特殊的亲切感,也特别喜欢看中国电影,以为中国人都会功夫,很好奇。”毛亚伯说,到中国看看,是他从小的心愿。

  在父亲和叔叔的支持下,2011年,毛亚伯独身来到中国,在北京学了一年中文之后,他南下来到宁波,成为宁波大学的留学生,看到中非贸易的巨大空间,出生商人世家的他很快发现了商机。

  2015年,他租了间50平米的小房子,成立绿鸽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开始做起了中非贸易。他最先看到的,是需求量巨大的洗衣粉等日用品行业。

  他从中国厂家采购洗衣粉,按照非洲市场的消费习惯,进行小包装分装,并打出了自己的LGS品牌。因为价格优势,加上迎合了非洲市场的消费需求,他的产品很快在贝宁及周边国家打开了市场。目前,绿鸽子的洗衣粉在贝宁已经占据近两成的市场份额,一年要出口15个集装箱。

  2017年,镇海率先在全市与宁波大学成立“校地共建大创园”,翻开了校地共建的新篇章,让宁波大学博士研究生在读的毛亚伯意识到“机遇到来”。

  也是在这一年,毛亚伯的“绿鸽子”顺利通过园区组织的项目评审,拿到数万元的创业资助和办公场地租金减免政策,作为首批校地合作共建项目飞进大创园C区加速器。

  “能够在中国创业,我非常幸运。”毛亚伯说,在他的家乡贝宁,很多怀揣创业梦想的年轻人并没有他的运气——由于经济条件限制,他们没办法获得政府的有效扶持和帮助。

  这名宁波大学博士研究生在读的非洲小伙,如今在国内拥有员工13人,非洲各国兼职团队50人,在非洲建立多个办事处和代理,并在贝宁拥有自己的合作工厂,累计营业额达到1500万元。在他的带动下,已经有9个朋友、亲戚来到宁波学习、创业,他的公司,也成为了宁波非洲留学生的“贸易实践基地”。

  “我和我父亲最大的不同,是他只是在中国做采购,而我长期在中国,对中国和非洲市场都很了解,这会帮助我更好里利用中非两地的资源和市场,提高经贸往来的深度。”毛亚伯说,“中国制造”在非洲的影响力也今非昔比,在他父亲开始做生意的时代,很多人对中国的产品不信任,而现在,中国的产品越来越受欢迎,他的很多客户甚至连样品都看,就直接让他发货。

  目前,毛亚伯正在拓展产品领域,看到非洲医疗资源紧缺的现状,他开拓了医用手套等一次性医疗用品出口,通过宁波母公司采购,贝宁子公司销售,自有物流运输,毛亚伯打造了绿鸽“平台+营销”一体化贸易平台。毛亚伯说,他的最大梦想是未来成为贝宁总统,利用自己对中国的了解,更好地促进中非友好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