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鄞州区邱隘镇的应阿姨年轻时莫名其妙患上“脸疼病”,右脸时不时像被“电击”一样阵发剧痛,而且一痛就是30年。随着发作次数越来越频繁,疼得也越来越厉害。前几天,应阿姨终于下定决心到鄞州二院神经外科做了个手术,没想到一根小小的穿刺针就解决了这个困扰她多年的顽疾。

  “早知道不用在脑袋上开刀,我老早就该来做手术的。”应阿姨告诉医生,57岁的她患病已长达30年,这些年她被这个奇怪的毛病折磨得不轻。起初还以为是牙疼,就去口腔科看,但医生检查后排除了牙齿问题。后来又以为是偏头痛,找了神经内科专家看,结果还是不对。直到发病五六年后,才终于确诊为“三叉神经痛”。

  医生说可以手术治疗,但是应阿姨害怕在脑袋上动刀,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服用药物控制。头几年,每次发病只要吃一两片就能缓解,疼痛也还能忍受。可慢慢地,应阿姨发现右脸疼得越来越频繁,吃饭会痛,洗脸、刷牙会痛,甚至一阵风吹过也会痛。而且不仅是白天,到了晚上照样痛,经常痛得她彻夜难眠。近两年,即便服药量不断增加,药效却越来越差,最近就算一次吃10颗药也不管用了,疼得她满地打滚。

  “痛起来真是命也不想要了!”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遭受的不能承受之痛,应阿姨到现在还会眉头紧锁、惧怕不已。

  几经打听,5月底应阿姨找到了鄞州二院,得知脑袋上不用挨刀就能治疗自己的老毛病,简直喜出望外。

  前两天,医生成功应用“经皮穿刺球囊压迫术”这一微创技术,用一根细细的穿刺针,从应阿姨口角外侧皮肤进针,在三叉神经半月节位置导入球囊导管,注入显影剂使球囊扩张压迫半月节,短短几分钟就解除了应阿姨30年来的痛苦。6月3日,应阿姨已顺利康复出院。三叉神经痛被称为“天下第一痛”,是常见的脑神经疾病,国内的发病率约为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五,女性患者要多于男性患者,且发病率随年龄而增长。这种病的主要表现为一侧面部三叉神经分布区内反复发作的阵发性剧烈疼痛,通常呈闪电样、刀割样或烧灼样,患者在说话、洗脸、刷牙或者微风拂面,甚至走路时都有可能发生,而且骤始骤停,难以忍受。

  三叉神经痛可通过药物控制或手术治疗。但长期服药或持续加大药量有可能产生严重的耐药性,还会引起头晕、肝功能损害、血小板下降等副作用。因此,医生建议,当三叉神经痛严重影响生活药物难以控制疼痛时应及时进行手术治疗。目前手术治疗方式多样,不一定要采用传统手术方式在脑袋上开刀,害怕开刀的患者也可选择微创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