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体重暴瘦90斤,大大小小手术6次,在重症医学科先后住院107天。

  5个月体重暴瘦90斤,大大小小手术6次,在重症医学科先后住院107天。

  25岁的小川(化名)由于一次聚餐,诱发急性重症胰腺炎而数次与死神较量。

  小川是安徽人,在宁波做销售工作已经2年了。回顾这几年忙于工作,小川很少能顾上吃饭,餐餐吃外卖。而外卖中的菜往往很油腻。

  两年外卖吃下来,本身就肥胖的小川体重又涨了20来斤,身高178厘米的他体重有210斤,BMI指数达33,属于肥胖。

  年初的1月24日,洋溢在春节临近的喜庆气氛中,小川和同学聚餐,饱吃一顿。当时他就觉得肚子有点胀,深夜回到家觉得就开始肚子疼痛。小川拿来毛巾热敷,然后躺下休息。熬到凌晨6点,实在腹痛难忍,感觉一阵阵恶心,直冒冷汗。他觉得情况不妙,于是打车来到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急诊。

  一走进急诊室小川已无法站立,透气也费力起来,面色苍白,痛苦不堪。医生立即把他安排到了抢救室。一查化验指标,血淀粉酶严重超标,血脂高达16.2mmol/L,而正常不超过1.7mmol/L,连抽出来的血上都浮着白色脂质。CT结果显示急性胰腺炎,脂肪肝。

  “当急性胰腺炎合并出现肝肾功能不全等多脏器功能衰竭的情况、临床上称之为重症胰腺炎,此类病人病情危急,进展也会很快。”接诊的急诊医生担心小川病情快速进展,立即给予治疗,并叫来了重症医学科医生会诊。

  小川被送进了医院的重症医学科,医生给予禁食、补液、生长抑素、止痛等治疗。然而他的病情迅速恶化。他感觉透气越来越困难,心跳飞速,肚子膨隆,没有小便,虽然神志清但根本没有力气动下手指。并快速出现了血电解质紊乱、酸碱失衡,多脏器功能衰竭。医生下了病危,并对他实施了床旁连续血液透析治疗,帮助他去除血液中多余的脂质和代谢产物。

  “这么年轻,实在太可惜。”虽然小川病情严重,能否逃离死神还是未知数,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护士却不愿放弃。重症医学科联合外科、消化内科、影像科、肾内科等多个科室进行多学科会诊(MDT),时刻关注他的病情随时以便及时调整方案。

  在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的努力下,经过补液扩容、连续血透等治疗,小川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接下去的治疗依然挑战重重。“小川胰腺的坏死程度太严重,无法通过自身来吸收,必须手术治疗。”参与联合诊治的肝胆胰外科主任李根丛解释说,“但手术对于小川而言无疑又是一次创伤,风险极大,而且小川的手术需要多个科室医生联合。”

  2月28日小川接受了第一次手术。李根丛、龙慧民两位主任联合手术,为小川清除体内坏死组织。果然他的胰腺、腹壁、肾脏周围大量脓性物质黏连,分不清组织器官。经过5个多小时的手术,小川再次转回重症医学科。由于大面积坏死,位置又较深,而且与肠道严重黏连,接下来两个月内小川又接受了三次腹腔镜下的清创手术和一次结肠造瘘手术。

  每次小川经历完手术,身体上都会增加几条引流管,目的是为了加强腹腔里脓液的引流,最多的时候肚子上下插了七八根管子,加上反复高热,创口的剧痛,每次换药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次煎熬,重症医学科的医生们一个换药就是几个小时,他们对这些管道反复冲洗,为的就是能够尽快引流干净,让体温恢复正常。

  5月20日,经过100余天的不懈努力,小川病情趋于稳定,终于转到了普通病房。然而这场生死较量中,他体重暴瘦,降到了120斤。如今小川已经生活能基本自理,接下去他还需要再接受小肠造口回纳的手术。

  虽然小川已经恢复,但这一次付出惨痛代价,不仅花去了15万的医药费,他的身体也难以恢复到之前。而且胰腺炎容易复发,这意味着小川以后再也不能放开吃了。

  “重症急性胰腺炎是一种病情险恶、并发症多、病死率较高的急腹症,死亡率为20%,有并发症者可高达50%。”金雨虹主任说小川是今年收治的第8个这类病人。这些人几乎是青壮年,也都存在长期饮食油腻、身体肥胖的现象,“这类病人患的多是高脂血症性重症急性胰腺炎。这种病是由于体内高甘油三酯所导致。而人甘油三酯高多是吃出来的。”

  “小川患的是高脂血症性重症急性胰腺炎。”金雨虹主任解释说是由于体内高甘油三酯所导致。这与小川经常吃的高油脂外卖不无关系,又加上平时缺少锻炼,导致体内甘油三酯越来越高,引起胰腺炎和代谢综合征。

  胰腺炎最喜欢找上两类人,一是本身有胆道疾病的,临床上称之为胆源性胰腺炎;二是像小川这样顿顿外卖,不良饮食会导致胃肠功能紊乱,进而引发胰腺炎。两者均与吃有关,近年来,后者占比越来越高。为此,金医生建议广大市民,平时饮食要荤素搭配,不要经常吃油脂、胆固醇较高的食物,更不能暴饮暴食。

  (本文图片由李惠利医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