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1371”这个数字,恐怕不会有多少宁波人知晓其含义,一如两个多月前重新开业的“1371城隍商城”让人感觉陌生。

  今天的宁波城隍庙,于明洪武四年即1371年,由“子城西南五十步”处即约在今呼童街与府桥街交叉口迁址而来。不管是在始建的五代,还是在迁建的明初,城隍庙都占据于宁波城的显要之地。千百年来,其虽数度浴火、几经修建,而作为宁波地域文化象征和市井商贸地标的地位一直不变。

  但“1371城隍商城”不是城隍庙。真正的城隍庙、以前宁波人所熟悉的城隍庙,在封印了以传统小吃为表征的市井烟火将近五年后的今天,还静默如迷。

  海曙区江厦街道城隍庙商业社区党委书记唐运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城隍庙商城单体不能代表整个城隍庙历史文化区块——整个区块,包含了宁波府城隍庙、城隍庙商城、轨道交通庙西商城、三角地地块、亚细亚商座、城隍庙商业购物步行街以及天封塔公园等。

  其中,最核心的宁波府城隍庙,今天门堂紧闭,墙面朱漆斑驳,还处于施工前的凌乱状态。

  在2013年8月关停待修之前,城隍庙留给当代宁波人的记忆,是无比热闹的——这份热闹,持续了将近30年。

  1983年,是城隍庙历次大修中最具时代意义的,其基本上奠定了城隍庙之后30年的格局、风貌与氛围,令千年郡庙在衰微中复活。城隍庙里的小吃美食城,城隍庙商城,城隍庙与城隍庙商城之间长不过千米、宽不过50米的国泰步行街,庙西的小商品市场,都是在这次大修之后的10余年间陆续开设、修建出来的。

  这里,曾聚集了宁波最汹涌的人流。

(龚国荣摄)(龚国荣摄)

  在前宁波市城隍庙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宇镇的文字记叙中,最高峰之时,城隍庙一天可以吸引10万人次:

  “每逢初一、十五的庙会就更是热闹。(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次庙会,仅一天就吸引了15-20万的人流量。”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城隍庙是浙江省内最大的综合性商场。

  1994年2月,“甬城隍庙”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了浙江省第一家区属商业企业上市公司(后被大红鹰集团收购,更名为“大红鹰”,今天股票名叫“香溢融通”)。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兴盛的老庙珠宝,在之后的30余年间不断壮大,在本世纪初那些年,已俨然宁波银楼业的巨擘,购买黄金珠宝要去老城隍庙,曾是宁波城乡民众的约定俗成……

  而在更多宁波人的印象中,去城隍庙是去吃正宗宁波小吃的。一座城隍庙,吃遍半城鲜——猪油汤圆、牛肉锅贴、牛肉粉丝、炸鹌鹑……那腾腾的热气,是众多宁波人与这里牵连的丝缕。

但

  但兴盛,终有竟时。

  在城隍庙商业社区党委书记唐运礼看来,关停之前的城隍庙,已然难以适应新的需求了:

  “城隍庙共有企业2000家,其中95%以上是个体户。占大头的个体户数量容易招致各种各样的矛盾纠纷与环境污染问题;此外,原先对于地下车库的建设有所欠缺,所以停车难成为来客们最大的羁绊;再加上新商圈的冲击,整个城隍庙区块的人流量大大下降。”

  关停之前,城隍庙商圈的日均流量,已不过2—3万人。

  发展遇到掣肘,又恰逢轨道交通建设导致庙宇地基下沉,城隍庙于是决定趁着这个机会进行二度修葺。而这一关,不知不觉就已经快五年过去了。

  据宁波市郡庙文化发展基金会会长金鹏透露——这个基金会由宁波狮丹奴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市恒厚实业有限公司、华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太平鸟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御坊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宁波明州一三七一城隍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募集资金用于城隍庙修缮展陈和各项工艺文化活动的开展——宁波府城隍庙最终的修缮方案,将于不久内确定,并于本月内开始正式开工。

  需要提别提及的是,在2014年7月的一次民意调查中,当时的宁波市城隍庙商圈产业提升领导小组办公室通过电话、微博、邮件等多种途径,向市民们征集对城隍庙修缮一事的看法和建议。据统计,当时市民共反映意见建议413条,其中八成市民支持恢复老庙原貌,反对破墙开店。

  这里说的原貌,指清光绪年间一场大火后历经四年重修最终呈现的城隍庙旧景。那时的城隍庙,有现存建筑中没有的怀棠祠、痘神殿等。

  金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城隍庙的这次修缮,作了这样的介绍:“除了怀棠祠、痘神殿以外,可能还将引入宁波本土的传统风物、文化等元素,原先的戏台或将再次重现。”

  他所指的文化元素,是指宁波的十里红妆文化、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元素,可能通过壁画、浮雕等多重方式来进行展现。不仅如此,重新开放的大殿也将增强互动性。

  “总而言之,未来的城隍庙将与原先的商业体系彻底剥离。浙东明清风格的建筑中,将双重展现祭祀文化与宁波的传统历史文化。当然,目前具体方案仍然在加速确定中。”

  城隍庙商业社区党委书记唐运礼说:“城隍庙是宁波本土‘祭祀’与‘民俗文化’的文化符号。”

  修缮完毕的城隍庙,或许就会重现这样的一个文化符号。那么,今后城隍庙的商业氛围、市井烟火,又在哪里呢?

  开业之后备受质疑的“1371城隍商城”,显然无法契合很多宁波人对城隍庙市井烟火气息的记忆。

 

  在浙江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郭鉴眼中——

  “原先,城隍庙将地方小吃、市民文化项目集合在一起,可以说是烟火气的集聚地。民俗民俗,硬谈文化,也就是俗文化。”

  他认为“俗文化”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它大致反映了所在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喜好、审美情趣以及风土人情,参与的形式基本上是日常的逛、吃、玩、购。所以,城隍庙的新生是否成功,本土老百姓的文化认同可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指标。

  郭鉴分享了他的一些设想:“一方面依然要大力整理城隍庙文化,不能仅仅满足把城隍庙作为一个‘盆栽’;另一方面是业态方面,可以再一次整理、挖掘、发展宁波传统特色小吃,重新包装之前老底子的特色小吃,也可以更加细分地呈上各个区县市的小吃。”

  他还建议,传统文化类别的项目可以增多一些,诸如书场、剧场、民间口头艺术都是值得考虑的增设。

  而从商业带动文化的角度,宁波市商务委相关负责人也讲述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既然周围的新型商圈带来一些冲击,那么不妨就通过这次区块硬件设施改造,统盘考虑整个城隍庙区块,与周边的天一广场、鼓楼沿、月湖盛园等进行错位发展,主打一些极具宁波传统特色的商品”

  “将城隍庙的发展与宁波历史文化传播、旅游购物消费相融合,以商承文、以文带旅、以旅兴商,将其打造成城市发展的知名品牌和靓丽名片,这或许能为城隍庙历史文化区块引来源源不断的人流。有了人这一基础,文化传播才能顺理成章地继续。”

  必须承认,不管是在文化传承意义里还是在商贸复兴视角中,城隍庙都是极其特殊的一个历史存在。

  也因此,不管是普通老百姓,还是政府职能部门、专业人士,都会对城隍庙的新生提出各自视角的意见、建议甚至是强烈的要求。

  而站在城隍庙修缮以及招商、运营方的角度,一方面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意愿和诉求,另一方面,恐怕也得立足实际——包括社会需求变化的实际、周边商圈业态的实际、区域内各类房屋不同情况和业主不同诉求的实际、投资和回报的实际以及由此延伸的发展可持续性等等,方能再造一个成功的宁波城隍庙。

  “1371城隍商城”开业后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上述意义上,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虽然层层浪花远非具备可操作性的具体方案,但至少,它为“城隍庙应该是什么样的气质”这个问题,给出了参考答案。

  今天的城隍庙,还静默如迷。而为了一个更好的城隍庙,五年都已经等了,宁波人应该不会在乎再多等些时日。

  慢慢来,别仓促。

  原标题:城隍庙最终修缮方案即将确定 本月内或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