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青年芦苇(左)参加业余活动,并获得收入。受访者供图斜杠青年芦苇(左)参加业余活动,并获得收入。受访者供图

  收入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刚刚过去的半年,你知道宁波市居民人均收入是多少吗?你是不是想知道自己的收入有没有拖后腿?

  昨天,国家统计局宁波调查队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宁波市居民收入半年报。据统计,上半年,宁波市居民收入继续稳步增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518元,同比增长8.1%。分城乡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三万两千六百八十四元,增长7.7%;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607元,增长8.8%。宁波的居民收入都有哪些特点亮点,让我们一起往下看。

  解读农村居民收入,比城里涨得快

  上半年,全市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企稳回升。2015年,城乡居民收入开始增速连续3年小幅下降。2018年,增速较2017年分别提高了0.5和1.2个百分点,改变之前持续回落的局面,实现四年来的首次回升。

  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于城镇居民1.1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从上年同期的1.77:1缩小至1.76:1。

  “今年以来,宁波市持续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千方百计促进农村居民就业,稳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和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有效拉动农村居民收入较快增长,城乡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呈逐步缩小态势。”宁波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说。

  不过,金报记者发现,从全省各城市比较看,上半年宁波市居民收入增速低于全省平均,在全省排位总体靠后。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1%,增幅比全省平均低0.8个百分点,列第11位。

  亮点1集体分红,小日子滋润不少

  小夏家这两年的日子过得挺滋润。自己娘家高桥的房子被拆迁了,老公家在慈城的房子也被拆迁了,而且慈城的村里每年给村民还有分红。“今年上半年我们村的分红比去年还高,第一年拆迁时老公家每人分了10多万的分红。这个分红收入在我们总的收入里占了很高的比重。”小夏告诉记者,他们家工资收入和分红收入已经相当了。

  上半年,宁波市居民四项收入呈现全面增长态势。从增收结构看,工资依然是增收主要动力,财产净收入增速明显回升,经营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上半年,人均工资性收入16951元,同比增长6.3%,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9.4%,是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务工人员工资水平提高是工资性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相关部门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和服务业企业职工人均薪酬均增长10%以上。

  记者查询发现,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夏季求职期平均薪酬城市里,宁波以平均薪酬7964元排名第25位。

  宁波调查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较去年最大的变化就是有些村的分红收入明显提升。

  确实,财产净收入增速明显回升。上半年,人均财产净收入3141元,同比增长10.4%。从收入构成看,利息和红利收入人均1112元,增长27.3%。出租房屋收入人均584元,下降7.4%。

  亮点2 “斜杠青年”,让收入多个来源

  工作时间是IDC行业的程序猿,休息的时候就变成了笔耕不辍的作家,周末还能化身变出一桌美味菜肴的营养师……这“程序猿/作家/营养师”的多重身份,就是对“斜杠青年”的完美诠释。

  在采访调查中,记者发现,许多新青年因为兴趣使然,选择了多个身份进行工作营利,他们也被称之为“斜杠青年”。

  1987年出生,从事金融行业的芦苇,就是这么一位特别的“斜杠青年”。她在业余有丰富多彩的活动,这些活动不仅给予她精神上的增收,也给予了她物质上的增收。

  如由商场出资筹办斜杠星球的活动,她负责活动的策划和召集,像开放一些课程,提供一个机会供斜杠青年这个群体之间的交流,也让更多人可以了解到斜杠青年这个群体。另外,她还经常被邀请做主持。

  她和记者介绍,她的收入来源构成:本职工资+商业活动收入(唱歌+主持)+斜杠星球活动+活动策划(本职:兼职约8:2),其他收入来源还有商演(唱歌和主持)等。

  “未来仍会以本职工作为主,其余收入在总体收入里面占比较少,看其本职工作的空余时间是否允许和商业活动机会的多少所影响,爱好类的工作都会以不影响本职工作的情况下进行。”芦苇说。

  记者叶佳实习生徐颢莹

  专家分析

  收入增长速度喜人

  但工资涨得有点慢

  工资性收入支撑作用弱化。工资性收入是居民增收的主要来源,而上半年6.2%的增速为近年低点,对居民增收支撑作用有所弱化。此外,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居民就业和收入水平,制约工资性收入增长。

  上半年,央行降准和净投放超过5000亿元资金的利好政策,极大促进了广大中小企业的经营活力和就业增岗;再加上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开,宁波城乡居民的平均收入实现了四年以来的首次回升。根据宁波几大优势产业态势,大家对宁波城市建设和经济质量是充满信心的,所以下半年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依然会呈缓慢上扬。其中,需要注意几个方面:

  其一,减少城乡居民在“收入成分”上的差距,避免产生两者的收入矛盾。收入额的幅度并不能真正体现城乡居民就业收益差异中的经济含义。目前,市区居民和以职场白领、外来务工群体为主的“新宁波人”,还是以工资性收入为主,财产性收入为辅。而市郊居民、乡村居民,大多以财产性收入为主(房租、农村土地红利等),工资性收入为辅。同时,不少无房类职业者工资性收入中的大比重转化给了第三方的财产性收入。这样长久下来,基于不均衡的劳动付出和劳动时间,会引起职业人群的“收入回旋陷阱”,影响了“新宁波人”在本地落户创业的积极性,从而限制了更大层面的消费和就业红利。政府部门应创新思路,引导和鼓励宁波职业者在知识产权各领域善于获得轻型“财产性收入”,减少城乡这一差距与隐患,树立准确的职业收益观,凸显宁波“才+材+财”的软环境优势。

  其二,加快研究职业者“非常规性收入”规范化管理和技术手段,充分培育新兴业态收入增长形势,规避新风险。目前,很多中青年职业者因为家庭生活压力或者个人兴趣使然,选择了多个身份进行工作营利,体现在收入渠道多元化、工作时间灵活化和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的非货币化收入等形式,其中还要注意到很多收取网络礼物的直播者、夜摊临时表演者等自由职业者。这些是符合宁波民营经济发达趋势的,随着90后、00后们的成长,人数越来越多,分量越来越重。但是也带来了居民收入统计、纠纷维权、纳税保障、家庭财产认定、合法变现、合规交易等较多的新问题,亟待重视与研判。

  其三,应对个税税制改革,提高收入效率。日前,个税法案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结束,即将迎来新的个税规定,因此,宁波各单位在调整职工收入、个人在扩大收入来源之时,应早做考量,做好相对应措施。

  ——宁波市滨海城市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金融工程学会常务理事 朱友君

  原标题:增速四年来首次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