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长假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今年7月出生的小白虎“老二”首次跟游客见面。能近距离和“老二”打个照面的机会是转瞬即逝的,因为它很快就会从眼下的“奶凶奶凶”变成“真的很凶”。到时,游客就只能在虎山外远远眺望它了。

  你以为你很凶,其实你只是“奶凶”

  小白虎“老二”住在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的“幼稚苑”里。看到“幼稚苑”的大门,右前方就是“老二”的家。这是一处用半人高的砖墙围起来的“独栋别墅”,有草、有树、还有小木屋,妥妥的“高富帅”的待遇。

  记者看到“老二”时,它正拼了命地撒欢:一会儿从东边窜到西边,一会儿直起身子用爪子挠树,一会儿匍匐突然来个飞扑……一刻不带停歇。

  “老二”是个“人来疯”,见到陌生人靠近,丝毫没在害羞的,窜过来扒着砖墙,抬头送上一个凝视。

  一旁的饲养员说,别看“老二”才是个“双满月”的宝宝,终究是老虎,特别是瞪着人时的眼神,凶悍劲藏也藏不住。

  或许是知道自己“百兽之王”的身份,“老二”特别喜欢玩“匍匐、飞扑”的把戏,可能觉得自己挺凶猛。

  殊不知,这个招数配上它比猫大不了多少的身躯,有点反差萌,用网络流行语来形容就是“奶凶奶凶”,丝毫没有威慑力,反而很可爱。

  别看“老二”一副机灵可爱的样子,其实也是个“苦命”的孩子。饲养员说,“老二”是第一胎,出生后它妈妈就不肯抚养,差不多在育婴箱里待了一个月,之后由人工喂养长大。

  好在“老二”争气,已经出落成一个帅气、活泼的小男孩。

  能跟“老二”如此近距离打个照面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它长得太快。像另外一只今年5月出生的小白虎,只比‘老二’大两个月,现在就已经没法像‘老二’这样和游客见面了。”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说,看“老二”的生长情况,可能过了国庆长假,就只能在虎山和大家遥遥相望了。

  这个国庆长假,雅戈尔动物园里还有“新朋友”要和大家见面,它们就是小浣熊。五只新来的小浣熊中,有一只长相十分特别,浑身毛发呈白色,乍眼看上去挺像狐狸。

  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说,这只与众不同的小浣熊是健康的,只是基因突变引起毛发颜色的变化。

  因为刚来到新家,小浣熊们还处于适应阶段,白天有大把时间是聚在一起躲在茂密的树枝间,大家到时候可要仔细找一找。

  由四大洲成员组成的“国际班”要上“公开课”

  来自亚洲的盘羊虽然年纪最小,才1岁多,却是最活泼,也是跟人最亲近的;而同样来自亚洲的梅花鹿则显得有些害羞,多半是窝在不起眼的位置。

  来自非洲的大羚羊虽然块头大,表现出来的脾性却挺温顺;而它的非洲“老乡”斑马就表现得有些狂野。

  来自南美洲的羊驼自带呆萌属性,跟谁都挺合群;至于来自澳洲的鸸鹋,就显得有些高冷,多半是独来独往。

  当这些来自四大洲的动物凑到一起,竟然是莫名的和谐、温馨、其乐融融。

  “它们能够走到一起并不容易。”工作人员说,像盘羊、梅花鹿,年纪比较小,都属于自己的妈妈不愿意带,只能由人工抚养的;而像大羚羊、羊驼、斑马则属于自己的种群中不合群的;鸸鹋的情况比较特殊,它是被人救护后送来的,刚来时曾五六天都不肯吃东西。

  为了让它们能和谐共处,饲养员也是花费了大半年时间来做“思想工作”。

  比如让互相陌生的两种动物住在相邻的笼舍做“邻居”,熟悉彼此的身形、气息和行为。

  “像斑马,别看它身形不小,其实胆子特别小,刚开始见人就尥蹶子。到后来,跟饲养员稍微熟悉些,可每次喂食时,它也总是脖子往前伸,双腿往后撤,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

  在动物世界里,身材大小并不是决定“地位”高低的唯一因素。“国际班”刚组建时,成员之间看到对方都有点发怵,彼此离得远远的,反倒是个头最小的盘羊,经常去“挑衅”天然呆萌的羊驼。

  如今半年多过去了,来自四大洲的成员之间相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大羚羊、羊驼、盘羊已经成为可以共同进食的“饭搭子”;斑马凭着天生的野性和强势,逐渐有当上“国际班”班长的架势;不过,任斑马怎么强势,面对年纪最小又调皮的盘羊也是“一脸宠溺”,仍由它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抢胡萝卜吃;斑马“搞不定”的还有鸸鹋,冷不防踱过来啄一口,也只能无奈地蹬下后腿,佯装生气。

  这个国庆黄金周,“国际班”正式亮相,来自四大洲的小伙伴一起上“公开课”,接下来就等着大家来鉴定它们之间是不是有“塑料姐妹花”的友谊。宁波晚报记者石承承/文 崔引/摄

  原标题:奶凶奶凶小白虎首次与游客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