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居民家的窗户正对着会所。小区居民家的窗户正对着会所。

  “妈妈,吵死了,我们搬家吧!”半睡半醒中,女儿的叫嚷声让吴女士心头一震,彻底惊醒过来。掐表一看,凌晨2点35分。

  卧室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GAGA爵士公馆门口,两醉酒女子正在发酒疯。吵闹声,劝架声,汽车喇叭声交织在一起,在深夜里格外刺耳。

  被吵醒的,不止吴女士一家。万科江东府邻近会所的很多居民都醒了,忍无可忍,拨打110。

  这样的扰民事,几乎每天都在那里上演:摇曳的霓虹灯,酒醉男女的哭闹声,打情骂俏的喧嚣声,汽车的喇叭声,改装车的轰鸣声,一直要持续到早上6点。日日半夜惊魂的折磨,让居民苦不堪言。

  几天前,记者前往江东府通宵蹲点,记录了该娱乐会所外的一幕幕生态。

  GAGA娱乐会所为何开业至今几乎都在通宵营业?是哪些人在唱K喝酒?小区居民和长期在那一带打扫卫生的环卫师傅,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通宵营业 记者场外记录一夜缩影

  一条划设了单行线的马路之隔,直线距离20来米,万科江东府东侧的几幢居民楼,就紧挨着那家店名叫魅力国际,同时又标识着GAGA爵士公馆的娱乐会所,斜对面还有家名叫海工商务会所的KTV。

  19点多 GAGA公馆的霓虹灯闪亮登场,陆续有客人光临。

  20点开始 宁徐路热闹了起来,原本划设了单行线的那条路,两边几乎都停了车子。客人驱车而来,喇叭声不时响起。

  21点左右 踩着三轮车的摊贩开始出现,做炒面的,卖烧饼的,还有烤肉串的……

  22点开始 GAGA会所传出低音炮的声音,海工商务会所那边的歌声也特别响亮。GAGA会所外,多名男子分散在门口和马路上,貌似会所工作人员,指挥车辆停车,后面有车辆来时,总会鸣笛两声,提醒让行。

  23点 汽车喇叭声多了起来,会所里出来一拨客人。“车子叫了没”“回去打个电话啊”……酒后的声音特别洪亮。

  通过手机上的分贝仪测试,最高分贝数为63,平均在54分贝上下。

  次日0点20分 GAGA公馆进出人员开始增加。经测试,最高分贝达70,平均在63分贝左右。

  1点10分 来了辆出租车,一群女子跳下车,进入场所。紧接着,几名男子拿着气球,从会所里出来,在会所旁边的阳台上放飞玩乐。气球爆炸,发出嘭嘭的声响,惊动了停在路边的电瓶车,“嘟嘟嘟”的报警声响了起来。此时,最高分贝数达78,平均值也有62分贝。

  2点10分 海工KTV那边渐渐静了下来,GAGA公馆的霓虹灯也熄灭了,但不时还有三五成群的人进入会所。

  2点40分 一辆出租车停在会所门口,跳下4名女子,摇摇晃晃,说话语无伦次。喧闹声,尖叫声,瞬间音量达81分贝。

  3点20分 还能清晰地听到会所里的歌声。改装汽车的轰鸣声突然响起,停在宁徐路的一辆汽车开启油门,呼啸着疾驰而去。瞬间音量也达81分贝。

  4点10分 小区一阿姨在散步,记者问她咋起得那么早。她说,吵醒了,睡不着,烦,还不如起来锻炼锻炼。

  4点20分 会所里还有低音炮的声音传出。那时候,走出会所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两女子在门口抱着,尖叫着,“不要你送啊”“我自己会走的啦”……一男子似乎意犹未尽,扯起嗓子又唱起来,瞬间音量竟达89分贝,平均音量也在78左右。

  5点15分 叮叮当当的拉啤酒瓶的声音响起,空瓶相撞,声音脆辣辣的。

  5点20分 一辆警车驶来,停在GAGA会所旁边。民警进入会所,里面究竟发生了何事,不得而知。

  5点30分 警车驶离GAGA会所,大门虽然掩着,但大厅里的灯光依然亮如白昼。

  此时,天色已渐亮,打扫街道的两名师傅说,今天生意不算好,这时候基本没人了。生意好的时候,6点多还有人进进出出呢。

  国家《城市区域噪声标准》明确规定了城市五类区域的环境噪声最高限值,居住、商业、工业混杂区,昼间60分贝、夜间50分贝。居民们告诉记者,他们以前也向环保部门投诉过,环保部门后来回复说,晚上来暗访过,声音并不大,结果也就不了了之。居民们说,这里的噪声影响不是连续的,也无时间规律,随时都可能出现。环保部门如果来的时间不对,待的时间不长,噪声影响问题当然是感受不到的。

  居民们抱怨说,他们就是在这样的通宵喧闹中,遭受着夜夜被吵醒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