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写字楼下,快递员在整理快递物品。记者张培坚摄一写字楼下,快递员在整理快递物品。记者张培坚摄

  24日晚上,李女士等娃入睡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往购物车塞东西。网易全球工厂店为期3天的品类狂欢日24日结束,她要赶在这之前抢货。自10月20日天猫启动“双十一”预售以来,每天晚上睡前刷手机已成为她的一个“强迫症”。

  天猫双十一今年已是第十个年头。10月20日,11·11京东全球好物节也进入预热期,并将在11月1日正式开启专场期,大促将持续到11月15日。“双十一”这个由各平台竞相参与的“战场”自开启预售策略以来,战线在不断拉长并扩大。老百姓也已经习惯了在这期间囤点货。

  “双十一”背后的物流配送则是另一个战场,频频上演的戏码是“抢人大战”。早在9月份,硝烟就开始弥漫了。这两天已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一家每年双十一销售排名靠前的宁波企业,这两天物流仓已经开始以每天200人左右的速度进人了。

  服务外包公司

  提前储备好七八百个临时工

  听完下属的汇报,智聘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谢常桂总算松了一口气。“今年是我第五年给企业做双十一的临时工招聘。人手一年比一年紧张,招人实在是太难了。”见到记者的时候,谢常桂刚刚落实了今年给宁波一家大型服装企业的临时工,大约七八百人。“我们跟这家企业合作好几年了,去年双十一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了1200多个临时工。”

  这些临时工的数量,还不是这家企业所需的全部。因为通常大型企业都会找几家服务外包公司为其招聘临时工,自己也会招聘一些物流人员。

  因为这家企业的仓库今年分散在两个地方,为了便于管理,谢常桂今年选择只给一个区域的仓库招聘临时工。下周末开始,这些人员经过一两天培训后,都将陆续进入双十一的紧张状态。

  拣货员

  人员大增岗位调整

  小何是这家服装企业仓库的一名拣货员,他日常的工作是:打单——收到电商系统的下单程序码,打印,也就是我们收到包裹时里面都会有一张商品信息的单子。再根据订单到货架上找货品,用电子扫码器(通常被称为“把枪”)扫描单据。把枪扫描后表示这件商品出库了。

  双十一期间,小何的工作流程就要调整了。订单量和工作人员双双暴增,即便临时租一些把枪,还是远远达不到拣货员人手一个把枪。即便把枪数量足够,如果既要找货又要扫描单据、核对,也会影响速度。小何有可能专门负责找货,后面有其他工人负责把枪扫描、对单等工序。“根据前几年的经验,平时一个熟练的拣货员一天能拣100票货,达到120票已经很了不起了。双十一的时候,仓库里人员密度大,难免相互影响,就算少了把枪这道工序,一个拣货员一天顶多拣80-100票货。”谢常桂告诉记者。

  退货小组

  多十几倍人手仍嫌不够

  昨天早上,沈亚涛一上班就开始吩咐工人挪货物。这块场地是他前一天就看中的,打算清理出来搭建工作台,迎接即将到来的大量临时工。

  今年是沈亚涛经历的第六个双十一,作为一家大型服装企业的电商售后退货仓主管,最近他都在忙着准备双十一期间的各项事务——规划售后的场地,把看中的场地接电、接网络,还要租好电脑,做好需要招聘临时工的人员计划。平时他负责的退货小组一共也就十几个人,处理日常的退包7人左右足以应付。为了即将到来的双十一,有140多人将补充到他的小组。

  六年前的双十一,他的工作还比较杂——除了给平台上的卖家发货,线下门店发货也要做。2015年开始,随着双十一订单量的激增,分工已经越来越细。从那一年开始,他的小组只做线上发货。“平时我们一个班次大概一百三四十个人,去年双十一的时候增加到500多人。”

  一个班次人员通常要负责这些工作:订单管理、拣货、补货、收货、复核打包、称重等等。如果货品需要纸盒包装,还需要一些工人专门叠纸盒。去年双十一,沈亚涛主要负责订单管理。他需要统配订单的分配速度。有些订单是单品,有些是多件的,拣货和打包的速度是有差异的,他需要均衡分配给工人。因为招聘来的临时工是按产量计酬,超出额定工作量有奖励,他需要兼顾公平。

  “去年从11月10日晚上开始一直到14日,我每天都要工作17个小时。”沈亚涛回忆起去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面对以几何级增加的订单量,退货量也随之暴增。“今年11月7日开始就要对新进的临时工进行培训,一个老员工要带十几个新人。他们最晚的会留到年底,忙完双十二再离开。”

  烦恼

  人员流失率太高

  更怕被其他企业截流

  不管是谢常桂还是沈亚涛,这个行业的人员流失率比较高,都是他们头疼的问题。

  90后小伙小洪昨天刚刚向沈亚涛提出辞职。小洪是9月21日才入职的,之前是江苏一家电子工厂的操作工。因为哥哥姐姐都在宁波,他来了宁波。刚到宁波第三天,他就找到了现在这份仓库售后的工作。

  “我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工厂操作工现在一般都是15元一个小时,这份工作是18元一个小时。不过工厂里工作时间比较长,一个月下来收入也差不多。”小洪表示,他的工作需要把退货用小推车拉到工作台拆包,再输入手机号、扫码,把退货放到流水线上。熟练工人一个小时能处理105件,一开始他只能处理四五十件,现在已经很熟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能达到近百件。跟原来的工作相比,现在的活比较累,原来只要坐在流水线上操作就行。

  目前仓库物流人员的时薪普遍在18-20元每小时。一位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双十一的临时工时薪会比去年涨2元,达到22元每小时。期间工人都是两班倒轮流干活,除去吃饭的时间,去年临时工干一天10个小时是200元,今年估计能达到220元。尽管这两年工资每年都在涨,招人还是难。

  “我们招聘物流、仓库人员都要求达到三个条件:35岁以下,能熟练应用智能手机,认识26个英文字母。如果不会熟练操作电脑,出错率会比较高,效率也会下降。最近进人又多了一个条件,必须干完双十一。”谢常桂坦言,企业都比较喜欢学生临时工,因为上手快,而且不用解决住宿问题。

  怎么招临时工,真的是一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活。去年双十一,谢常桂就从横店影视城拉来300个跑龙套的临时工。他们跑龙套只有80元一天,干一个双十一,一周时间能挣1400元,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过来。为了在业内有好口碑,更容易招人,去年双十一一结束,谢常桂立马支付了临时工人的工资,垫付了160多万元。“最怕的就是企业临时增加人,这样的情况本地是肯定招不到的,好不容易从外地拉来一车人,不仅住宿、路费等成本增加,还经常会被开价更高的企业半道截走。”

  虽然现在还没到这些双十一的幕后人员真正忙碌的时候,严阵以待的紧张氛围已然弥漫。

  记者童云

  原标题:双11的脚步越来越近 物流行业“抢人”战正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