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鄞州区人民法院。邵珊珊 摄图为鄞州区人民法院。邵珊珊 摄

  深夜街头,代驾司机接单送醉酒乘客回家,快到目的地附近时,代驾司机提前结束了订单,把车钥匙还给乘客便离开了。一小时后,该乘客驾车在两公里外发生车祸身亡……7月3日,记者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获悉,近日该院公布了这样一起代驾后乘客车祸身亡的纠纷案件。

  2018年5月的一个晚上,家住宁波鄞州的老陈(化姓)与几个朋友相约小聚。许久未见,席间大家交谈甚欢,都喝了不少酒,直至凌晨时分才结束聚餐。

  “我帮你叫了代驾,一会儿等师傅来了让他送你回家!”朋友小杨(化姓)用自己的手机为老陈叫了代驾服务,并将目的地设置为老陈居住的某小区。大概凌晨一点左右,代驾司机季师傅(化姓)到达了餐厅,小杨将老陈的车钥匙交给了季师傅。

  从餐厅至小区全程不到6公里,十几分钟后,在距离目的地小区还有约七百米时,季师傅将车钥匙拔下来交还给了老陈,并在手机上进行操作确认了结束行程。

  事后,季师傅解释称,当时老陈说想上厕所,他就靠边停下了。老陈小解回来后就向季师傅提出要结束代驾订单。他看老陈当时状态还可以,一路上老陈讲话的思路尚算清晰,也就把车钥匙还给了老陈。

  下车后,看着老陈自己开车向小区方向驶去,季师傅就离开了。“喂,老陈,到家了吧?”凌晨一点半左右,朋友小杨到家后给老陈打了个电话,当时老陈在电话里回复“已经到家了”。

  不曾想,这却成了老陈的最后一通电话。凌晨两点半左右,老陈被发现在离小区两公里外的马路上发生单向事故,送医院抢救无效后于当日死亡。经鉴定,老陈血液中的乙醇浓度为822mg/ml,是醉酒标准的10倍之多。

  两个多月后,老陈的家人向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一季师傅、被告二代驾公司赔偿损失50余万元。原告起诉称:季师傅未按代驾软件的指令将老陈送至指定地点,最终导致其严重醉酒后在无意识情况下驾驶车辆发生事故死亡;代驾公司接收代驾服务费用,应与季师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而被告代驾公司答辩称:发生单向交通事故时,已经距离代驾行为结束间隔一个多小时,且事故的地点距离代驾起点、终点及代驾行驶路线相距甚远,在朋友致电询问时,老陈回答已到家。故被告认为,老陈是在代驾结束后先回到了家,再自行驾车外出时发生的事故,系死者自身的醉驾行为导致。

  因距离事故发生过去两月有余,相关监控录像资料已无法调取,关于季师傅的说法以及老陈当晚是否先行回家,这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谜”。

  法院经审理认为:朋友小杨通过手机软件呼叫代驾,被告公司指派季师傅接单,双方形成服务合同关系。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季师傅在尚未到达目的地时,提前终止服务,并放任已经醉酒的老陈驾驶车辆离开,轻信其能够自行驾车回家,最终导致其发生单向事故死亡,对此,季师傅存在过错。季师傅的代驾行为系履行职务行为,相应的责任应由被告公司承担。

  同时,法院也认为:死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本身职业亦系代驾司机,对于酒后不得驾驶机动车这一禁止性规范应有清醒的认识,对事故的发生,死者本人具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同时,结合发生事故与结束代驾的间隔时间、地点,被告的过错行为对死亡后果原因力较小。原告的各项损失合计130余万元,根据过错责任,法院酌情确定被告代驾公司赔偿10万元。

  最终,鄞州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二代驾公司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请。后双方上诉至宁波中院,中院二审维持原判,现该案已履行完毕。

  法官提醒,代驾司机应按照订单约定将酒后乘客送至目的地,即便遇到乘客要求提前结束代驾的,也要坚持将乘客安全送达,或至少等待其亲友来接,切忌将钥匙提前交还给乘客任由其开车离开;对于饮酒后的乘客,要严格遵守“酒后不开车”,莫要觉得路程短就侥幸上路,以致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