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峡谷中,驴友受伤被困。山崖陡峭,杂草丛生,40余名救援人员柴刀开路、绳索救援,持续16小时,被困人员转危为安!一起来回顾宁波这场生死营救↓

  急!3名驴友被困深山,一人受伤

  事情发生在宁海县岔路镇。

  6月25日晚上6时17分,宁海岔路派出所接到指挥中心指令,三名驴友被困岔路镇上李坑下坑自然村附近深山中,其中1人因下雨被落石砸伤腿,无法走出深山,虽暂无生命危险,但已经没有食物、饮水,情况危急!

  接警后,岔路派出所副所长陈启嵩立即带队赶赴现场。

(现场遭遇毒蛇“竹叶青”)

  梅雨时节,一场雷阵雨让王爱山区笼罩在黑暗和雨雾中。蚊虫蛇蚁出没,让山林更显凶险,想必被困人员格外焦急。

  深山中,手机信号时有时无,陈启嵩只能与被困人员短信联系,等待被困人员回复短信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夜幕下雨中的山路十八弯,晚上7时30分,陈启嵩一行终于到达上李坑下坑自然村。

  难!无法确定被困人员位置,原路进山

  由于被困人员只能说清自己沿着浑水溪(音译)河边上山,经过了五六个大山弯,目前具体位置不知道。让搜救一度陷入僵局。

  “听声辩位吧。”这时有救援人员提出,既然驴友是沿着溪水进山,那就到几个空旷的地方鸣喇叭,如果被困人员能听到,那就缩小了搜救范围。

  陈启嵩在上李坑水库等地鸣喇叭示意,但被困人员的短信均是回答“听不到”。看着深山逐渐被夜幕吞噬,陈启嵩心里愈发着急,多等待一秒,被困人员就多一分危险。

  “全力组织救援力量,全力搜救被困人员。”

  宁海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铭胜指示传来,该县公安局、应急管理局、岔路镇第一时间组成“6.25驴友救援指挥部”,由应急管理局、岔路镇主要领导坐镇,派出所长柴海波、镇人武部长胡薛霖赶赴现场指挥,确保信息畅通。

(救援人员合影)(救援人员合影)

  “第一批救援力量先沿着驴友进山的小溪原路进山搜救!第二批救援力量即刻赶赴现场。”指挥部下达指令。

  “陈所,你的膝盖……”辅警吴海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启嵩打断,“救人要紧,我没事,支援的同志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先进山,给救援多争取时间。”

  原来,20年的公安工作让陈启嵩的膝盖关节磨损严重,现在又是梅雨天气,有时候哪怕不动,膝盖也会酸胀。但这时,陈启嵩早已把这疼痛忘到九霄云外。

  晚上8时30分,陈启嵩带着辅警吴海昌、葛泽松以及2位当地村民向导进山搜救。

  险!夜深水急行路难,迎难而上

  在与被困驴友确定大致位置,并要求他们打开强光手电确定方向后,陈启嵩一行五人进山。此时,夜已深,伸手不见五指,照明全靠手电筒。雨水加上溪水路的苔藓,一个不小心就会滑倒。

  蹚湍急溪水、攀垂直岩壁、砍拦路荆棘、搭过河木桥、避山上滚石、驱致命毒蛇……

(救援人员过河)

  “就凭一口救人的气,路都自己砍出来的,山路再难,也一定要进山找到他们!”事后,陈启嵩回想起进山的路,长吁一口气。碧青碧青的竹叶青、麦饼杖粗的五步蛇,这些都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和别人口中听说的毒蛇,却出现在他们救援的路上。

  “说不怕,那是假的,那可是咬一口就没命的毒蛇。深山野岙中,我们能遇到,被困的人也会遇到。”23岁的辅警葛泽松说起这段路仍是心有余悸。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不知道被蚊虫咬了多少口,他们只想着快点找到被困的人员……

  晚上9时45分,现场指挥部确定,由县消防救援大队、岔路镇专职消防队、基干民兵、派出所民警、海豹救援队及村民向导组成的第二批救援力量,带物资从溪水处进山。

  喜!看到被困人员的灯光,人员安好

  “陈所,看,灯光!”

  时间已经来到晚上10时37分,正在过河的辅警吴海昌眼尖,看到了不远处山上有灯光。是被困人员的信号。

  找到他们了!抓紧时间过去!

  晚上11时07分,救援人员靠近被困人员,已经可以和他们隔空对话了!但双方之间还有30米的瀑布,水声很大。

  “人怎么样?”陈启嵩向上大声喊着。

  “人还好!一个腿伤动不了了!”瀑布上方,被困人员回应着。人就在30米开外,却不能马上上去了解情况,陈启嵩一行决定在村民向导的带路下,继续向上攀爬,绕过这30米的瀑布。

(搜救中)(搜救中)

  晚上11时33分,终于和被困人员碰头。被困人员除去一人腿受伤外,无其他大碍,人也清醒。此时,陈启嵩吊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给被困人员食物补给后,简单询问情况,向指挥部发去了四个字——“已找到人”。

  后经了解,被困人员顾某(男,41岁,象山县丹城人)、杨某(男,29岁,象山县丹城人)、周某(男,27岁,象山县丹城人)三人是舅甥关系,平时也是驴友,这次趁着端午节来山清水秀的王爱山爬山,却没想到周某却被落石砸伤了腿,被困山中进退两难,幸亏有民警带队找到了他们。

  困!上山容易下山难

  人是找到了,可是怎么出山?这个问题横在了陈启嵩面前,更麻烦的是,因为信号问题,他们和指挥部失去了联系。

  原路返回,下山和第二批救援同志路上会合?几乎不可能,他们有一个腿部受伤无法行走的160多斤壮汉,下山路滑,还有时不时就出现的30米悬崖。一行8人靠自己,根本无法下山。

  在原地等待救援?也不行,因为无信号,不知道第二批救援的同志目前到何处了,何时能够和他们会合。最主要,救人全靠一股精气神吊着,陈启嵩怕长时间等待救援后,松了这一口气,这样,他们这一批救援力量到后面,也会变成被困人员。

  越进山,信号越差,现场指挥部在收到第一批救援力量陈启嵩“人已找到”的报平安短信后,却和第二批救援力量失去联系。第二批救援力量虽有当地向导带路,但天黑路难行,在山上走岔了路。

  没有信号,活人难道还会被困死?陈启嵩在询问向导后,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和上李坑村下大岙自然村比较接近,向上走大概2小时便可以出山。陈启嵩为被困人员以及救援同志打气,6月26日凌晨1时,一行8人继续向上攀爬,2位村民向导和辅警吴海昌在前开路,周某由顾某、杨某和辅警葛泽松或背或抬或拉或扶在中间走着,陈启嵩断后,以防突发情况。

  累!脱水严重无法联系,精疲力尽

  “陈所,我走不动了。”

  6月26日凌晨3时,辅警葛泽松脸色惨白,虚弱地和陈启嵩说道。

  “我们也走不动了。”顾某三人也附和着。山林中天气多变,时而下雨时而炎热,大家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中暑、脱水等现象,其中顾某三人还出现了低烧。他们带进来的水和食物已经没了。所有人的手机早已经没电,只有村民向导有一人是非智能手机,应该还有电。但,在前开路的吴海昌和村民向导,却不见了踪影。

(民警在搜救中)(民警在搜救中)

  陈启嵩,这个40度高温下在宁海连续设卡12小时都不喊累的男人,这个去年贵州出差半月暴瘦10斤都不退缩的男人,也觉得累了。是因为无数次摔伤,身上的瘀青;是因为七、八个小时的山路,疼得不能屈伸的膝盖;是因为被黄蜂蛰咬肿胀的大腿;是因为队友脱水几乎快倒下的惨白脸色;是因为深夜深山中不知道的下一个危险……

  但是,陈启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停!天还没有亮,危险随处可在。要出去!

  陈启嵩将顾某三人和葛泽松安排原地休整,相互照应,他一人继续向上攀爬寻找吴海昌和村民向导等三人。

  合,救援三组终齐聚,协力下山

  6月26日凌晨4时30分,陈启嵩拖着几乎不能屈伸的腿,终于找到了往回走的吴海昌和村民向导。借用村民向导的手机,陈启嵩终于和指挥部联系上,汇报了艰难处境以及前进路线。现场指挥部当即决定,剩余力量全部组建成为第三批救援力量,由所长柴海波、人武部长胡薛霖带队,从下大岙自然村带物资进山与他们会合。

(救援力量会合)

  上午6时20分,第二批救援力量终于会合了!

  上午6时30分,第三批救援力量会合!

  几瓶生理盐水,这时成了被困人员和第一批救援力量最好的补给。简单休整后,二十几名救援力量带着顾某三人向山外爬去。

  路,全靠自己砍,出山,全靠绳索拉。当天上午10时,终于出山了!

  16个小时的生死救援,狼狈,是写在每一个救援人员脸上的两个字。都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挂了多少彩,被蚂蟥咬流了一裤腿的血,被黄蜂蛰肿了半个大腿,被深山小虫叮肿了两个手臂……欣慰,是挂在每一个救援人员嘴角的笑容。再艰难再辛苦,被困人员被安全营救;再危险再劳累,所有人员安全出山。

(民警被泡发白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