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上粗下尖,就像叉子一样。记得儿时用竹竿敲打屋檐下的冰凌,捡起一块放在手心里,看它慢慢融化,或放到嘴里咀嚼,咯嘣咯嘣的,凉意瞬间袭击全身。一晃近30年,在今年“霸王级”的寒潮中,再次见到冰凌,洁白无瑕,晶莹剔透,看着看着仿佛回到了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