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法院整理733件“家务案”

  分手家庭的故事说起来都是泪啊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余姚法院有一个家事审判合议庭,就专揽这麻烦事。这个合议庭今年2月成立,在全省还是首家。法庭有两位主要法官,一男一女。男法官严联江,39岁,余姚法院最年轻的庭长,专长是理清法理与亲情,打破僵局。女法官丁金琴,29岁,火冒三丈的当事人,在她面前,也总能心平气和。法庭陪审员,则来自当地妇联,负责帮当事人“疗伤”。昨天,余姚法院整理了手头733个案卷,分手家庭的故事,说起来都是泪啊。 

    记者程潇龙通讯员陈文铮

  1

  夫妻同房

  婆婆溜了进来

  80后女孩小俞的离婚理由是:婆婆太关心儿子。

  老公小李是独生子,结婚后,生活起居老是脱不开对父母的依赖。

  刚结婚没几天,小俞就发现:每天半夜三更,婆婆偷偷溜到婚房里,为儿子盖被子。

  她无法理解婆婆的行为,几次向小李提出抗议。

  小李说:“妈妈也是关心,怕我感冒。”

  两年来,婆婆对老公过度“关心”,引起小俞不满,婆媳俩几次发生口角。

  最近,一次小两口同房,婆婆又溜进来!

  小俞最终忍无可忍,第二天就向法院起诉离婚。

  法官丁金琴:考虑两人感情尚在,就劝婆婆要给小夫妻一定空间,最终双方调解和好。

  父母参与,简单的分歧,往往演化为家庭对立,这成为当前年轻人离婚的一大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