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尧的手绘笔记周尧的手绘笔记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大四一“学神”15门学科成绩均为100分,网友纷纷表示“膜拜”。

  但如果时间追溯到“烽火连三月”的上个世纪初,一大批日后成名的科学家在最艰难的时局下埋头苦学,他们是如何做学问的?

  昨天,“科技梦·中国梦——中国现代科学家主题展”全国巡展宁波站开幕,首次亮相中国现代700多名科学求学经历和科研成就,好几名科学家年轻时的“手绘笔记”引发观众热议:科学家年少时原来都是“学霸”,态度之认真令人敬佩。

  70多年前的热工学笔记堪比电脑制图

  写功课做笔记,是所有学生的必修课,70多年前,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工学院机械系二年级学生王补宣所做的热工学笔记,让我差点“惊呆”。

  展出的这份笔记,是王补宣18岁时写下的,用中英文双语和红黑两色对热机工作原理进行详细标注。机械设备的平面图,几乎跟现在电脑制图效果一模一样。

  “太工整了,现在哪有这么好的笔记啊。”现场参观的一名大学生感叹。

  王补宣后来成了中国著名热工教育家、中科院学部委员、纽约科学院院士。

  清华大学校报曾采访王补宣,他回忆说,当时因为战争,条件艰苦,他们住的是32人一间的茅草房,放下16张双人床后几乎没有空间了。

  “我们常常8个人把各自箱子堆起来,放上木板、图板,用作书桌。”王补宣说,茅草屋一下雨就叮叮咚咚直响。学校伙食也不好,常吃掺有小石子和泥巴的“八宝饭”……

  1941年,日军轰炸时,只要警报一响,联大工科学生会紧急疏散到六七里外的山上,每个人都随带笔记本、计算尺等去山上讨论问题、做功课。等到警报解除,又马上返回上课。

  王补宣的笔记,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笔笔记下来的。

  昆虫学家的手绘笔记像标本

  昆虫分类学家周尧祖籍宁波,他的“手绘笔记”更是惟妙惟肖,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标本。

  这次展出了周尧年轻时手绘的蝗虫、蚕和蜜蜂的多个标本图,比如车蝗,后肢上的“刺”都清晰可辨。

  周尧手绘的小麦叶蜂和梨实蜂,每一个触角和翅膀的纹路都很清楚,远看还以为是实体标本。

  周尧出生于1912年,24岁时获清末状元张謇资助,赴意大利那波利大学学习,获圣马利诺共和国国际科学院院士,有“昆虫分类学界泰斗”之称。

  周尧因研究昆虫和舞蝶出名,人称“虫坛怪杰”、“蝶神”。他的生平经历被拍成电影电视剧《蝶之梦》。

  鄞州区专门为他建立了周尧昆虫博物馆。这是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亚洲最大的昆虫博物馆。

  宁波市科学技术协会负责人表示,展览从11日起至25日结束,地点在宁波科学探索中心,免费。  

  通讯员王国英记者张明明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