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清搭乘渔船在渔山岛海域巡逻。(杨静雅 摄)陈冠清搭乘渔船在渔山岛海域巡逻。(杨静雅 摄)

  这几天天气转冷,象山县渔山岛的旅游潮随之退去,驻扎在这里的石浦边防派出所民警陈冠清却难以清闲,他要向岛上50多名“船老大”宣传政府对无证渔船拆解的补助标准。这些渔船属无证小马力船,按照“浙江渔场修复振兴计划”专项行动的要求,都要退出海洋。

  一些“船老大”心存侥幸,认为整治是“一阵风”,不肯签协议。陈冠清就反复跟他们宣讲十八届四中全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讲清公民必须守法、在法律框架内追求个人利益的道理。在他和渔政干部的劝说下,已经有10多位“船老大”同意签订协议。

  陈冠清是驻渔山岛唯一的警察,在这个离石浦镇27海里、面积0.44平方公里的小岛上,34岁的他坚守了15年,守护着渔山岛及周边小岛的平安。

  他没能照顾好家人,却将爱洒在了岛上

  至今,陈冠清还清晰地记得他刚上渔山岛时的境况。

  上世纪90年代末,渔山岛治安越来越糟,岛上唯一的村子———渔山村的干部请求石浦边防派出所派警察驻岛维护治安。

  19岁的陈冠清主动请缨。

  1999年3月,陈冠清从石浦镇出发,坐了5个小时的船上了岛,被安顿到一间部队留下的旧房子里。

  村里一台发电机发的电仅能供应村民吃晚饭时用一会儿,陈冠清每晚8点便睡觉,有时睡不着,想给家人打个电话,但信号很弱,只好握着手机从山脚一直跑到山顶。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说了两句,又断了。

  岛上土地种不活蔬菜,陈冠清只能靠每次上岛时带点蔬菜吃,最多能吃十天。

  最难熬的是每年秋冬季节,海上经常风大浪急,岛上没有客船,也很少有渔船去石浦镇,陈冠清想下岛很困难。

  2005年7月底,陈冠清在岛上驻守了40多天后,正准备下岛,不想台风快来了,村里20多位老人不愿撤退到石浦镇去,他便陪着待在岛上。台风过岛时踢打着门窗,撕扯着小树,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陈冠清躺在发霉的被子里,心头掠过一阵阵恐惧,但夜里依旧壮着胆子去巡逻。

  就在这段时间,陈冠清患上了重感冒,岛上没有医疗站,光吃随身带的药不管用。等到天气好转,有渔船将他捎到石浦镇时,他已经患上了支气管炎,此病一直未治好。

  由于岛上空气潮湿,陈冠清还患上皮肤癣。医生说,没法治根,除非下岛。

  听医生这么说,陪陈冠清去看病的妻子胡吉敏劝他申请回石浦镇工作。

  也难怪妻子。陈冠清的家在慈溪市崇寿镇,他从石浦镇乘车3个小时即可到,但由于下岛不方便,他一年回不了几次家。

  胡吉敏说,2009年12月初她生产时,陈冠清正在岛上处理纠纷,她嘴上说让他安心工作,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一天后,陈冠清通过彩信,才见到了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