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靠卖大饼为生 儿子遭绑票当天遇害 男子靠卖大饼为生 儿子遭绑票当天遇害
男子靠卖大饼为生 儿子遭绑票当天遇害 男子靠卖大饼为生 儿子遭绑票当天遇害

  本该到校的儿子

  不见了

  邵先生,安徽人,来慈溪打工快四年了。他和老婆做早点铺生意。

  他给记者回忆了事发的一幕:

  “12日那天我和我老婆凌晨四点出门,孩子在家睡觉。临走前,我还说,你的表(闹钟)定了吗?上学别迟到了。儿子回答说,在怀里呢。”

  两口子推着车,就出门了。早上八点多,老师突然来电话,说邵先生的儿子没上学。当时,我老婆就赶回家了。

  邵先生说,儿子上三年级,三年来都是7点半左右就到校,从没迟到过。等他回家的时候,发现不对劲:家里的后门(木门)被踹坏了,卧室的床被翻得一团糟。更奇怪的是,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酒味。

  屋子里什么都没丢,就是儿子和随身的手机不见了,床底下还放着他出门要穿的鞋。邵先生说,那其实是老婆的手机,留一部在家,便于和家里的孩子联系。

  “儿子去哪了?”焦急的夫妻俩赶紧报警。那时候,九点还不到。

  有人发短信

  要十万赎金

  20分钟后,9点31分,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儿子带的手机上发来的一条短信:“你儿子在我这,给我准备十万现钱,不然你别想见到你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