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要向丈母娘汇报行踪,工资要如数上交丈母娘,还要随时接受丈母娘“查岗”。婚后两年,阿明身心俱疲,还患上了重度抑郁。他最终向慈溪法院提出了离婚,只求尽早离开这块伤心地。

  丈母娘把女婿管得很牢

  阿明是名80后,南京人,大学时与慈溪姑娘小丽(化名)相识相恋,为了避免两地分居,大学毕业后,阿明来到慈溪工作、定居。

  2013年,感情稳定的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家里又多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其间,阿明用个人积蓄买下了婚房,小丽也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外人看来,这对小夫妻收入稳定,生活挺幸福,可是,夫妻俩自己知道,这幸福生活的背后,隐藏着危机。

  由于两人在生活习惯方面有较大分歧,夫妻俩有过多次的激烈争吵,而小丽母亲对夫妻俩私生活的干涉,更让两人的关系岌岌可危。

  起初,小丽母亲是住在小夫妻家里的。对于如何“看好”女婿阿明,这个丈母娘可是很有一套:首先,阿明的手机卡是小丽母亲办理的,这就方便她随时查阅阿明的通话记录,了解阿明的交友情况;其次,阿明的工资要如数上交给她,她再每月发点零花钱给阿明,每逢过年过节,要送礼物、凑红包时,阿明还得拿出自己积攒的“零花钱”用于开支。当然,面对丈母娘时不时的电话“问候”,阿明得耐心回答自己当时所在的位置,和所做的事情。就这样,小丽母亲就基本掌握了阿明的交友、行踪、经济情况。

  女婿患重度抑郁提出离婚

  后来,即便小丽母亲搬离了夫妻俩的家,回到了自己家居住,可原先的那一套家庭政策,还是得继续“执行”。对于母亲的决定,小丽是完全言听计从的,而在母亲的影响下,小丽也对阿明越来越不信任,家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沉闷压抑。

  其间,阿明也曾因为不堪压力提出抗议,但小丽的母亲一怒之下,把阿明的手机卡给停了,弄得阿明的同事和朋友都找不到阿明,以为他“失联”了。经过一年多的折腾,阿明身心俱疲,更是患上了重度抑郁。终于,他搬离了婚房,回到了南京老家调养。

  今年1月,阿明一纸诉状寄到慈溪法院,要求与小丽离婚。在庭审现场,阿明细数结婚后自己的种种不满和压抑,小丽对此没有反驳,而小丽的母亲呢,坐在旁听席上,默默地听着。

  由于阿明对婚后所经历的一切难以释怀,为了尽早离开这块伤心地,他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自己攒钱买下的婚房和一切婚姻共同财产。最终,夫妻俩就此分道扬镳。

  法官:这个案子并非个例

  办完这个案子后,法官心里颇有感触,他告诉记者,在慈溪法院受理的离婚案件中,阿明和小丽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如今的80后、90后夫妻中不乏独生子女,本身生活阅历不丰富,对父母依赖大,若婚后家长依然“强势”介入,任意干涉,夫妻间原本亲密的关系很可能受到影响。夫妻之间相处,本就需要彼此磨合,彼此包容,家长切不可任意干涉子女的私人生活,更不可打着“为你着想”的旗号,替子女决定一切。对于家长们来说,也许对子女最好的疼爱,就是“把手放开”。

  记者 王思勤 通讯员 亦茗 周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