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微信群的人数上限都为500人,里面活跃着全国各地的“鸡头”,小姐就是通过这些微信群与“鸡头”联络。

  据民警统计,这些微信群里涉嫌组织卖淫人数超过1000人,分布在全国多个城市,而以沿海发达地区为主。

  办案民警介绍,这些“鸡头”大多曾做过KTV公关,其中还有不少人是东莞事件发生后流窜到宁波的。为了逃避打击,这些“鸡头”在微信上开起了“卖淫”网店,如果不是熟客或熟人介绍的,一律不让加群。

  而且,那些小姐发布招嫖信也非常隐晦,比如其中一个小姐在微信上发的“天津服装店,店主李某某,96街172号D座,性感成熟衣服,全城送货零退换,3000以上品质高”,乍一看,以为是在微信里做服装生意,其实她已经把所有的招嫖内容都暗示了。

  民警解释说:“96街172号D座,实际上就是表明这个小姐是96年出生的,身高1米72,胸围D罩杯,而3000以上品质高则表示最低消费要3000元以上,小姐的外貌和身材质量都很高。”

  通常情况下,小姐不会直接和嫖客接触,都是由“鸡头”接洽后,再让小姐到指定地点从事交易。

  一般来说,当小姐来到某地后,会将自己的用户名加上当地的前缀,比如原本她名叫小李,到了宁波后,会改成“宁波小李”,方便“鸡头”们搜索。而且小姐都会配上一张美照,附上文字,如“今天刚到宁波,天气真好”等,这样“鸡头”就知道了这个小姐来宁波了,若有生意,便可供嫖客选择。

  如果嫖客是生客,需要预先交付定金,才能交易。熟客则可以在交易后将钱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平台转账给“鸡头”,由“鸡头”将钱分给小姐。

  全国流动,哪里有需求飞哪里

  21岁的河南人郭某已经是个经验老到的“鸡头”,过着让人艳羡的富裕生活。她之前曾在东莞从事色情服务,也曾做过小姐,后来东莞事件发生后,便流窜到了其他省份。

  郭某手头掌握了不少资源,此后变身为“鸡头”,从中提成。没多久,她便开起了名贵豪车,每天带着几个打扮时尚的小姐,去健身、购物、吃美食等,如果遇到嫖客,便把她们推销出去。

  郭某表示,因为她手头上的资源都是全国流动的,为了满足这些嫖客的需求,小姐也要随时前往全国各地。

  今年4月,有个宁波的嫖客在北京出差,当晚联系郭某要找小姐,郭某推荐了几个人后对方并不满意,一直点名要小姐高某服务,双方谈好价格后,最终以8000元的价格成交,对方还报销了高某前往北京的来回机票和打的费用。

  据了解,一些受欢迎的小姐,一天接到的生意最多有四五起,收入非常可观。

  而这些小姐在同个地方待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周,随时都准备前往另一个城市进行色情服务。

  ■警方提醒

  下一步警方将深挖线索,挖掘更多的所谓幕后操纵者。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再难再隐蔽,警方打击查处卖淫嫖娼的能力和决心不变。不要存有侥幸心里,任何违法犯罪行为都是警方打击处理的对象。记者 戴巧泽 通讯员 朱君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