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女士向记者展示她获得的三本证书邹女士向记者展示她获得的三本证书

  昨天,本报刊登了持有育婴师和三星级家政员证书的月嫂,因没倒好一杯开水被质疑专业度一事,为了揭秘这些月嫂的证书,记者又跑了一趟家政市场。

  聊工作、讲价格都可以,但记者每每提出想看证书,持证的阿姨们都有些敏感,手里的几本证虽不厚,却是她们的“身价”,而更多的阿姨,自个儿都弄不清,哪个证含金量高,也不知道,自己的这几个证都是哪些机关发的。记者 朱琳 摄影 记者 贾东流

  看证,看到眼花

  职业培训学校、家政公司

  阿姨们的证书来源好多

  4年前,李阿姨下岗了,因为有政府补贴,她就免费考了个月嫂的岗前培训合格证书。

  “我这可正规了,是宁波市五一培训学校读的,每天都要签到,考试虽然不难,可也花了我不少时间准备。”

  因为有初中文化,李阿姨算摸得比较清的,“不过我这证,就是最初级的月嫂上岗证,入门的级别。”

  不比李阿姨,今年46岁的邹女士手上有三本证,都耗费了她不小的精力。

  一本是宁波市家政从业人员资格等级证书,她是从事月嫂服务的四星级家政员;一本是宁波市高级家政服务员培训合格证书,这两本证的盖章都有宁波市贸易局、宁波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两个机构;还有一本,是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颁发的职业培训证书,她参加的是“催乳师(高级课程)”的岗位培训考核。

  邹女士跟李阿姨一样,觉得自己是从专门的职业学校培训出来的,要比一些家政公司培训基地出来的靠谱。

  在三本证中,催乳师(高级课程)的费用最高,花了4500元,上了一个星期的课。她说:“我知道的,家政公司的催乳师培训3000多元就够了,比我的便宜,但我不信家政公司,有朋友跟我说,只教一些穴位就结束了,这太不专业,既然做了,我就要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