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陈智武。 忙碌的陈智武。
忙的时候,邻居都来帮忙。 忙的时候,邻居都来帮忙。

  和面、揉面、配馅、烘烤……弹性十足的面团经由数道工序加工,便成了一个个色泽金黄的月饼。咬上一口,舌尖的美味带来心头的乡愁。

  中秋临近,位于宁波绕城高速附近的高新区贵驷街道沙河村,又来了不少买月饼的人。他们买的是当地名气很大的“小小月饼”。

  “来不及做啊,光是应付企业里的订单都够呛!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做7000来个。”看着一群群远道而来的买饼人,57岁的陈智武又喜又忧——喜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好多人惦记着他们家的手工月饼,忧的是,自己岁数越来越大,接班人却迟迟找不好。

  “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就真的不做了。”陈智武苦笑着说。

  手工做的月饼

  吃起来是老底子的味道

  迎着绵绵秋雨,记者慕名来到沙河村。沿弄堂一路寻来,直到墙面上出现由淡淡红墨水书写的“小小月饼”字样,记者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是很不起眼的一间作坊。沙发上、地面上,摆满一箱箱热气腾腾的月饼。不到70平方米的屋子里,大伙儿各司其职,和面、揉面、配馅、裹馅……经验丰富的陈智武则耐心地将一屉屉月饼从烘烤箱放进取出。

  “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做法都跟原来一模一样。”上世纪90年代,陈智武从一位广东糕点师处学来了苏式月饼制作工艺,个性踏实的他不断总结、思考,终于凭借考究的选料和合理的馅料配比,打出了名气。

  工艺不复杂,工具也简单,但要做得好吃却并不容易。“皮怎么裹才能酥松、馅料怎么调才能好吃,都有大学问。”陈智武告诉记者,他没有多少诀窍,月饼好吃,最要紧的就是“认真”二字。

  “材料去正规的大粮油厂买,馅子严格按照配方做,时间再紧也不马虎。尤其是最后烘烤阶段,如果盲目追求速度快,很可能外面焦掉了,里面却不熟。”

  随着时间的推移,机械逐渐取代手工劳作,可陈智武还是坚持用传统手艺做月饼。小小的作坊里,有他看不见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