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交易曾是宁海县城最大一宗贸易项目,听听大米巷、小米巷就能大概知道粮食交易市场的热闹劲,而当年重要的城中粮站就位于水角凌老街,近几年仍在卖米,感觉走着走着,就会不由自主哼唱起《米店》。

  一个寻常的午后,走在深巷中,沿街仍能看到老金行、豆腐店、成衣铺、弹棉花等各种生意和手艺。街口的老太太正在给人修高尔夫球包的拉链,四位老奶奶刚刚凑足一桌扑克,木匠打完盹开始忙活木料,理发店的师傅正在试着水温……到处都是人情味。

  而这几天生意最好的,就是水角凌这家月饼铺。

  这家店看起来连个正式的门面都没有,就是在自己家里做,然后拿到窗口卖。据说最早始于1986年,越做名气越大,如今一年只开张两个月,尤其临近中秋前的一个月,队伍排得有点“可怕”。

  而且不管谁来,几乎都不买面子,一人只能限购两筒,付出的代价可能是排队两小时。

  为此还衍生了代人排队的活儿,每筒多加十块钱;也有人专门做过攻略,排队队伍最短的时段是早上7-8点和下午1-2点,前者多数人还没起床,后者不少人还在午睡。

  一群人装备齐全,自带排队小板凳,还有人抱着小孩子前来,为的是能算两个人头,就能多买两筒,总之为了吃到月饼,费尽心思。

  但在这样的老街里,甚至连排队的辛苦活也会让人觉得非常有趣。没吃过的外地人,也常常忍不住排个队,就是为了想尝尝看,到底是什么味道。

  而宁海本地人,一般也不会在朋友圈里炫耀自己老家有这么一家月饼铺,因为吹完牛逼之后,往往要受人之托——深夜搬着小板凳去排队,感觉像是春运买火车票。

  只做一种味道

  这家月饼店的老板应该是个非常自信的人,不像别家琳琅满目,他只做一种味道的月饼——椒盐葱香。我窗口排到之后,立马拆开吃过一个,还是滚烫的,满口酥渣落下来,馅子不甜不腻,里面有核桃、松子、芝麻,表面还裹着一层瓜子,用料地道、香味十足,确实非常好吃。

  至于价格,50元一筒,每筒10个,只用纸卷着,慢慢回油。对比礼盒装的月饼来说,还是相对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