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医高丽伟正在做DNA鉴定。通讯员供图女法医高丽伟正在做DNA鉴定。通讯员供图

  法医,是出现在各类案发现场,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精准物证,助力案件侦破的人。从事法医工作的,大多也是男性。然而,在余姚市公安局,80后高丽伟却是唯一的女法医,且在圈内小有名气。记者特意走进刑侦大队,听听她的破案故事。

  1

  初出茅庐,接触案件秒变“女汉子”

  记者刚走进刑侦大队法医物证室,就看到一名年轻女警员,正紧盯着电脑上的一长串检测数据,她就是高丽伟。或许是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缘故,高丽伟显得有些拘谨。但一提到法医工作,她顿时打开了话匣子。

  “刚刚参加工作,就遇到了一起重大命案。”对这起命案,高丽伟至今印象深刻。2011年中秋节的凌晨两三点钟,还在睡梦中的高丽伟,突然接到刑侦大队的电话,说是舜北公园有命案发生。

  “现场发现了三四个打包好的碎尸。”第一次参与案件侦破的高丽伟回忆,深埋地下的尸首已经高度腐烂,发出阵阵恶臭。这时,初出茅庐的高丽伟反而没有害怕,用她的话说,就是满脑子只有破案的念想。之后,连夜开始尸检,查明死者的身份。从判断死者年龄、死亡时间、什么工具致死等,高丽伟只用了两三天时间,就做出了准确判断。

  2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终于从一颗牙齿中发现死者DNA

  2014年6月7日,余姚陆埠镇官路沿村高速公路旁发现了一只内有人骨的旅行箱,初步判断死者为男性,死亡时间5至10年。因为尸骨的高度腐化,给法医的鉴定工作带来极大挑战。

  “死者唯一可以检测的就是牙齿,但大部分牙齿内部组织已经腐蚀。”高丽伟还是决定从牙齿的检测入手。

  “电视剧中的法医形象,多半是技术高超,每次都能轻松找到隐秘的关键物证,那是被‘神化’了。”在高丽伟眼里,实际工作不是这么回事。特别是时间久远的尸骨,基因鉴定成功与否,与阳光、温度以及物证所处的环境等因素息息相关。

  “坚守DNA物证室三天三夜,做了两颗牙齿的鉴定,终于有一颗成功发现死者基因。”高丽伟坦言,这是她挑战难度最大,也是内心最为煎熬的一次。

  高丽伟介绍说,能否通过DNA鉴定得到准确数据,过程是十分复杂的。比如,各种试剂的用量多少,进入到机器检测程序的编排,甚至关联到每一步的操作,都是步步紧扣。只要有一步失误,就会造成物证的损坏,更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成功便成仁”。

  在这起碎尸案当中,正是由于高丽伟的努力,让余姚警方仅用一周时间就成功告破了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