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首次发现植物熊猫独花兰 宁海首次发现植物熊猫独花兰
宁海首次发现植物熊猫独花兰 宁海首次发现植物熊猫独花兰

  独花兰是我国特有的珍稀植物,是兰科植物中的原始种类,在兰科植物的系统演化研究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属于我国第一批公布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种类,无比稀少。

  全世界共有种子植物约26万种,其中兰科植物就有28000多种,我国有兰科植物约1400多种,宁波却仅有40余种。兰科植物的种类如此之多,是地球上所有植物中最进化类群。因此,独花兰是兰科植物成功进化过程中留下来难得的“活化石”,被誉为“植物熊猫”。但是,由于这个物种比较古老,对环境的适应性较差,加上人为采挖,原生环境破坏。在野外独花兰已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更加显出这个物种的珍贵程度。

  去年4月2日,我终于在宁海力洋的深山中首次发现了开花的独花兰。发现独花兰那一刻至今历历在目,犹如捡到一个金娃娃。对于一种植物的了解,不能因为已经发现并鉴定出真实身份就万事大吉。恰恰相反,发现它只是个开端。之后的每个时间段,我要不定期地去回访和跟踪,观察其整个生命史的变化规律,只有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观察数据才能对其有所了解,从而开展下一步的保护措施。

  去年7月10日,我认为独花兰应该已经有果实结出,便来到其生长地想拍摄独花兰果实的形态(至今还没有独花兰果实形态方面的报道)。但是独花兰的生长地却空无一物,当时正好下大雨,天上阴云密布,光线昏暗,我只好从包里取出手电筒照明,还是没有发现。我想,如此隐蔽的密林深处不大可能被人为挖走,很可能是自然枯败,而且确实没有结出果实,因此独花兰就如同人间蒸发了。

  去年12月24日,我重访故地。心想,独花兰夏天枯败,冬季时则该已经长出新苗了,因为4月2日的叶片明显是上一年的老叶片。这次果然在原来的生长点上有独花兰的新叶长出,而且原来的开花株上具备一个小小的花苞,叶片似乎还没有长大,比较鲜嫩的样子。

  通过3个不同时期对独花兰的跟踪,我对独花兰的生活史就比较清楚了:它不是常绿草本植物,而是喜凉的早春开花植物。深秋气温明显降低后开始从夏眠中醒来生长,到冬季最冷季到来时叶片和花苞都已生长完毕,它不怕冰雪霜冻,待到早春气温转暖时便缓慢开花,开花后气温明显升高时则枯败进入夏眠,如此循环,年复一年。

  按照去年4月2日看到的独花兰花朵的饱满度来看,花朵不是十分光洁精神,可能已经开放了一段时间。因此,今年特地提早一周去再次拜访这株独花兰。上个双休日,我又来到独花兰的生长地,结果发现独花兰的花朵恰好已经盛开,因为花朵淡紫色的饱和度高,花瓣表面光洁,花形挺拔精神。这样算起来,独花兰的花期大约前后可持续半个月左右。

  为了对独花兰有更加深入的认识,我用手指轻轻刨开没有花朵植株的泥土,露出白嫩的地下假鳞茎的部位,根茎呈莲藕状,十分壮实饱满。拍摄好根茎照片后,再用泥土填回去,覆上枯叶,期待着明年它也能开出花朵来。我又大量记录今年开放的花朵后,接下来自然是去寻找新的分布点。

  不知又找了多少处地方,一直没有收获,心想寻找独花兰全赖运气,不可能每次都会有好运气的。正想放弃寻找时突然独花兰又在我的眼前跳了出来。这次发现地的海拔在500多米,上次是350米。并有宽叶老鸦瓣相伴生,二者的花形和花色也有些相似,花期相同,是否有宽叶老鸦瓣的地方都有独花兰出现的可能呢?

  独花兰的稀少程度是出了名的,这次一定又是天神相助,才能让我有幸找到第二朵独花兰。

  更加奇怪的是这次新发现的独花兰只有孤零零的一朵花,没有叶片,似乎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独花兰”。它长在一块石块的边上,翻开石块后也没有发现被压住的叶片。仔细观察这朵独花兰,花朵也是刚开不久,但色彩明显比第一朵的素白许多,唇瓣上的斑点也稀少一些,可以称之为“独花兰中的白雪公主”。我猜测主要是因为它没有叶片的营养供给,只能从花苞片中涉取少量的营养以及去年贮存在地下根茎中的营养来开花,花色素白属于营养不良的病态型,但这又为独花兰的花色增加了新的类型。据资料记载独花兰的花色应该是淡紫色,这朵独花兰简直就是白色的花朵。

  至于为何没有叶片的问题,我认为可能是叶片在发育过程中出了点故障或者叶片曾经长出,后被动物啃食也未可知。总之,这株独花兰的命运堪忧,一年只长一片叶片,今年却没有长成,反而还要开花消耗能量,明年生长的能量从何而来,明年如果此植株还能生长开花,那才是奇迹中的奇迹。明年我要跟踪这株新发现的独花兰的理由太充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