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正值晚稻收割季节,而横街镇种粮大户周序国的心情却没有往年那么好。他今年种的晚稻,“甬优12”亩产经实割验收750公斤,而“538”亩产仅650公斤,已收割的500亩晚稻,平均亩产比去年减少100多公斤。“即使有了种粮补贴,但除去地租、人工、肥料和农药等费用,今年种粮几乎不赚钱。”周序国无奈地说。

  今年8月和9月,由于天气低温多雨,正处于幼穗分化期的晚稻得不到充分的光照,导致营养积累不足,最终造成晚稻穗形小、有效穗不足,这也是今年晚稻看上去长势很旺、产量却不高的主要原因。

  昨天,记者在鄞州洞桥镇遇到了正在验收超级稻百亩示范方产量的宁波市种子管理站水稻专家章志远。他告诉记者,工作十多年以来,还未遇到过像今年夏天这样的气候。以鄞州区为例,去年10月,受“菲特”台风影响,鄞州区单季晚稻预计平均亩产487公斤,连作晚稻389公斤。但实际上受水淹后的晚稻实际损失并不大,最终实割产量竟高于预测产量。今年,原先预测单季晚稻平均亩产可达到520公斤,连作晚稻398公斤,但从今年各地收割实际状况来看,收获的产量比预测的还要低。

  就连创下过全国百亩方平均亩产纪录的优质品种“甬优12”,今年亩产量也大不如往年。从古林、洞桥、鄞江、姜山、云龙等粮食主产地收割情况来看,平均亩产量比去年低100公斤左右。昨前两天,我市种粮大户许跃进对超级稻百亩示范方“甬优12”进行了实割验收,受到气候等因素影响,也未达到预测产量。

  今年鄞州、奉化、象山、宁海等地的晚稻均受到气候影响亩产普遍减少,亩产量很少超过900公斤,而在前几年,这个产量在各地比比皆是。据农技专家介绍,晚稻减产并非宁波一地,整个浙江地区反馈的情况来看,都有不同程度减少。此外,受阴雨天气影响,部分地区稻瘟病爆发,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粮食产量。

  来自市农业部门的信息显示,越溪乡大宋塘种粮大户应可省承担的120亩“水稻高产示范方”达到了955.1公斤,这是目前我市测出的最高亩产量,这个产量也达到了浙江省前列。宁海越溪水稻高产示范方是宁波市六个水稻高产示范方之一,种植“甬优12号”超级稻。

  农技专家表示,优秀种粮大户具备相对较高的栽培和管理水平,正常年份时,粮食产量比一般农户高出不少,但在非正常气候条件影响下,一般农户减产更为明显。当前,晚稻收割接近尾声,种粮大户要积极安排来年春耕布局,以弥补今年不良气候带来的损失。(记者 鲁威 通讯员 林幼娟 张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