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民办婴幼早教机构在我市大量出现,由于对这些婴幼早教机构的资格并没有明确的制度规定,导致民间办园水平良莠不齐,安全与幼教质量无法保证———

  早教重要性不可小视

  俗话说:“三岁看老。”意思是透过一个3岁儿童的行为举止便可以感受到这孩子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两个真实事例也印证了早教的重要性。1920年,人们在印度加尔各答附近的一个山村里打死母狼后,在狼窝里发现两个由狼抚育过的女孩,后来她们被送到一个孤儿院,小的于第二年死去,大的一直活到1929年。狼孩被发现时,生活习性与狼一样。经过7年的教育,“狼孩”才掌握45个词,勉强会说几句话。她死时估计已有16岁,但其智力只相当于三四岁的孩子。

  1972年,人们在东南亚大森林找到了二战时迷失的日本士兵横井庄一。他远离人类,像野人一样生活了28年,人的一切日常习惯甚至连日本话都忘记了。但他获救后只经过82天的训练,就完全恢复了人的习惯,适应了人类的生活,一年后还结了婚。

  对此,早教专家认为,这两个事例说明,早教尤其是0至3岁年龄段,对人的身心发展极为重要,错过这个关键期,会给人的心理发展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

  行业仍处于监管盲区

  当早教重要性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后,各类早教机构也抓住了家长们“不愿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想法,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问题也接踵而至:这些早教机构正规吗?早教到底哪家强?

  相关调查显示,目前我市共有1197所幼儿园,120多家婴幼连教机构,在园婴幼儿近20万人。作为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虽然不少早教机构已涉足0至3岁年龄段的教育,但这些早教机构未经教育部门审批,而是通过工商登记注册开办的。同时,我市至今尚未成立0至3岁幼童早教指导中心,也没有幼童营养、护理、保健、心理、医学卫生等方面内容的早期教育指导手册,整个早教行业处于无监管状态。

  除了缺乏监管外,一些早教班收费昂贵也成为这一行业乱象之一。李女士是普通的工薪一族,但抱着“再穷不能穷孩子”的想法,她毅然将孩子送去了一家早教机构。虽然每节课近200元的早教费用对她而言是不小的负担,她却宁愿省吃俭用也坚持送孩子去早教。她粗略给笔者算了笔账:在过去一年,光花在早教机构的费用就超过2万元,还不包括自己购买的早教书籍、早教玩具等费用。

  据市早教行业协会理事长赖文洪介绍,目前,早教行业并没有统一的管理质量标准。宁波大多数婴幼早教机构的幼师没有专业的资质证书,没有受过专业指导和培训,幼教人员素质不高,早教课程光凭老师自创,没有完整的课程体系和科学性,早教质量无法保证。此外,办园场地、房屋、装修、涂料、玩具等存在安全隐患。

  协会能发挥一定作用

  近日,我市成立了首个婴幼早教行业协会。有关人士认为,宁波早教行业存在着很多问题,建立健全科学规范的婴幼早教管理制度势在必行,成立引领这个行业发展的协会十分必要。因为,协会成立后可通过搭建服务平台、拓展服务渠道等方式提高他们的服务能力,最终引导早教行业健康、有序地发展。

  据介绍,市早教行业协会目前已制定2015年八项婴幼教育工作。对此,有关专家认为,作为一个公益性的组织,早教协会确实能够发挥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引导作用,却无法代替政府职能。因此,要想摆脱整个早教行业无监管状态,相关部门应尽快担当起自己应有的监管职能。

  记者 王量迪 实习生 刘葳 通讯员 陈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