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油价“九连跌”窗口之际今年首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后,又逢油价“十连跌”窗口期,12月13日成品油消费税再度提高引发关注。

  短期连续上调成品油消费税释放出怎样的政策信号?如果油价继续跌,调税会成为常态吗?提税和公路收费是否重复征收?针对社会关注的诸多热点问题,新华社记者进行了采访。

  为什么接连两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之际,中国选择在国际油价跌破60美元大关之际再度上调成品油消费税,其背后政策意图值得关注。

  “提税对外释放出中国借助强化消费税杠杆作用,实行更强硬节能减排政策的信号。”财政部财科所所长刘尚希对记者说。

  一个月前,中美两国元首对外宣布了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计划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到20%左右。绿色发展的承诺需要更严厉的节能减排举措来支撑兑现。

  “环顾世界,各国对破坏环境的产品如成品油,历来是重税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朱青说,调税后我国汽油每升含税1.4元,折合不到0.23美元。而一些发达国家如法国、德国分别为0.7美元、0.8美元,土耳其达到1.4美元,我国消费税税率在国际上仍偏低。

  油价再跌,成品油还会提税吗?

  很多人关心,如果油价再下跌,成品油会第三次提税吗?成品油消费税与油价会由此挂钩,成为一种常态化调整吗?将来油价涨起来,消费税会下调吗?

  刘尚希认为,目前没有形成成品油消费税和油价挂钩机制的迹象,两次提税主要还是出于减少燃油消费的考虑,“消费税率会不会再次调整不好说,取决于环境的改善。”

  也有观点认为,通常国内油价如上涨到130美元,则成为国家采取应对措施的价格“天花板”。鉴于目前国内油价已较年初大幅下跌,两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是否意味着目前油价也已跌到“地板价”值得关注。

  刘尚希认为,过低的油价不利于节能减排,“通过节能减排改善大气环境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好的生活环境,好的空气质量,要实现‘APEC蓝’,每个人都要考虑个人利益和整体生存环境之间的平衡。”

  应不应该采用价外税的形式?

  当我们在国内加油时,油价中除了包含成品油本身的价格外,还包括诸多税费,而具体交了多少税费,许多人是不知道的。为什么不能清晰地向消费者列明价、税?甚至有人提出,我国消费税应该采用价外税的形式。

  刘尚希表示,我国现行的流转税中,除增值税是价外税,其他包括消费税在内的流转税都是价内税。价内税和价外税没有优劣之分,世界上实行增值税和消费税制度的国家,一般都是将增值税设定为价外税、消费税设定为价内税的形式。

  列明价、税,使消费者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购买的商品中负担了多少税,实质上是“价税分列”的概念。价税是否分列与采取价内税和价外税没有必然联系。价内税也可以实现价税分列,价外税也可以价税合一。目前,其他国家价税分列的通常是增值税、消费税,还未发现有国家将消费税单独列示。  新华社记者 韩洁 高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