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委员 市体育中心副主任 计生波市政协委员 市体育中心副主任 计生波

  一边是几千元的健身年卡,一边是“沉睡”的医保余额,是否可以实现医保卡与健身卡“一卡通”,按一定比例提取医保卡余额,适度用于健身消费呢?昨天,市政协十四届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计生波委员代表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发言,他的《推行医保健身“一卡通”用活健康“余额宝”》发言引起与会委员们关注。

  记者 李臻/文 记者 王鹏/摄 

  现状:健身消费冷清,医保余额“沉睡”

  计生波是宁波市体育中心副主任。据他介绍,我市各类健身需求越来越大,从城区来看,每天最热的是一些免费场地的健身运动,如沿江两岸的广场、游步道,学校开放的运动场等都是人满为患,但是一些健身场馆相对要冷清了。

  导致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健身场馆的消费不够“亲民”。委员们对我市诸多健身场所进行了调查:公益性场馆健身年卡价格在2500元左右,一些商业性场馆价格就更高。“一张小小的健身年卡,让许多市民对场馆健身消费‘敬而远之’。因为健身年卡不仅要收取几千元的费用,而且只能定点使用,还有时效期限,所以不少市民称场馆健身是有钱有闲人的‘奢侈消费’,既费钱又不自由。”计生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