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云云在用手机上传垃圾分类照片孙云云在用手机上传垃圾分类照片

  近日,《宁波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草案)》提请审议,有意针对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进行专门立法,我们也连续对生活垃圾分类进行关注。

  在这场向“旧习惯”说“不”的行动中,义务垃圾分类督导员充当着推广宣传员的角色,他们不顾恶臭翻拣垃圾袋,督促大家按规定进行垃圾分类,而家住北仑新碶街道米兰社区的孙云云就是其中一员。

  不顾恶臭翻拣垃圾袋

  面对记者伸出的手,孙云云下意识将手往鼻子底下闻了闻,再往衣服上擦了擦,“我怕手里还带着味道。”昨天见面时,孙云云刚完成垃圾分类的督导工作,匆匆赶来接受采访。

  孙云云今年60岁,从事义务垃圾分类督导员约有4年,说起垃圾分类督导工作,她觉得很快乐,说起了其中的酸甜苦辣。

  每天凌晨4点,孙云云就穿上义工围裙走进新碶街道鸿翔锦苑小区。在小区里,100多位业主愿意参加垃圾分类,孙云云对这些业主留下的厨余垃圾进行翻拣。

  “无论符不符合垃圾分类标准,这些都要逐一拍照上传,接受有关部门的评估。”当打开垃圾袋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孙云云并没有躲闪,“早就习惯了,没啥事。”

  “我的那些‘客户’都不错,基本能做到两种垃圾不混合的要求。”孙云云亲切地称业主们是“客户”,而她就是一名服务员。

  孙云云每天要检查90多个垃圾袋,干完这一切需要5个多小时,但她却忍着从来不戴手套和口罩,“我们戴着老花镜工作,要是戴口罩,呼出的热气会把眼镜弄糊,看不清垃圾袋内的情况,而戴着手套又没法拍照和扫码。”

  双手伤痕累累还被黄蜂螫肿

  原先,鸿翔锦苑小区有8个垃圾分类督导员,他们向业主们宣传垃圾分类的好处,吸引业主参加垃圾分类并接受督导员监督。“原先想着监督无非就是提提意见,谁曾想还要翻垃圾桶。”结果7个人退缩了,就剩孙云云一个人继续坚持着,并承担了小区内100多户业主的垃圾分类督导工作。

  孙云云对记者说,垃圾袋内有“乾坤”,鱼刺贝壳“隐藏”在残羹剩饭中,她不知道被刺伤过多少次。“右手食指这边被鱼刺戳破过,当时还化脓了。”孙云云伸出满是划痕的双手,右手食指指甲微微悬起,与其余指甲明显不同。

  今年8月中旬,孙云云在翻拣垃圾袋时,里面冲出一只黄蜂,狠狠地螫了她的右手一下。“肿了好大,大拇指已经不能动了,我就用小拇指点击手机扫码。”直到工作完成后,孙云云才前往医院检查。结果第二天,她又出现在鸿翔锦苑小区。

  老人瞒着家人偷偷坚持着

  孙云云曾患过肿瘤,经过两次手术痊愈后,身体却大不如前。“端手机端不稳,医生还叮嘱过她多休息,少干重活。”一旁的米兰社区主任陈静心疼孙云云,让她回去多休息。

  面对众人的劝说,孙云云总是摇摇头坚持工作。看到母亲拖着刚痊愈的身体,在垃圾袋中翻拣,孙云云的儿子更是心疼。“儿子说让我放弃,说家里条件又不差,别去干这活了。”孙云云告诉记者,自己现在是瞒着儿子做督导员工作,被蜂螫的那天,她还不肯告诉儿子真相。“但儿子还是有所察觉,可还是阻止不了我。”说起这事,孙云云有些调皮。

  “很多人觉得督导员工作又臭又脏,都不太愿意从事。”米兰社区主任陈静说,像孙云云这样的垃圾分类督导员有24位,他们从事这项工作都觉得很快乐。

  有不少人对孙云云的工作很不理解,但孙云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个细节:“每天工作完毕,有不少业主对我说了声谢谢,也有不少业主主动加入到垃圾分类的队伍中。这就是我感到这份工作的快乐之处。” □通讯员 陈红 记者 徐晨冰 文/摄

  原标题:一位肿瘤康复者做义务垃圾分类督导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