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出状元”这句老话,放在36岁的陈锦良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行行出状元”这句老话,放在36岁的陈锦良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福建人,自学画画,成了一名墙绘师,月入2万。

  记者遇到陈锦良是在9月初,鄞州姜山镇著名的东新老街。

  他皮肤晒得黝黑,当时一个人用丙烯颜料在墙上作画,裤脚和鞋子上沾满了色彩。

  他已经在这段数十米长的白墙上作画一个多月,金山照相馆、祥康服装店、二商合作理发店……东新老街往日的繁华呈现在世人眼前。

  东新老街也被称作姜山老街,有资料这样介绍:以东新街为核心建起的东镇市是当时姜山“闹市区”。当年,东新街上商铺林立,涉及运输、货栈、药材、日杂、等各个行业。

  还有当地人说,以前这里热闹到人群“三个拳头打不开”,生意从早到晚一刻不停。

  “我是先看了6天资料才动得笔。”陈锦良说,他从小喜欢画画,临摹小人书上的人物,不光家里人夸好,还在学校美术比赛中拿过前三名。

  高中毕业后,他没能上大学。美术老师挺看重他,介绍他跟人学油画,交了3000多元学费,学了两三个月。

  后来,他去了厦门,专门接单画商品画,最贵的一幅画卖了3000元。

天天呆在家中作画,不是他梦想中的生活,他喜欢到处走走。天天呆在家中作画,不是他梦想中的生活,他喜欢到处走走。

  3年前,他告别妻子孩子,独自来到宁波发展,专门从事墙绘,象山、宁海,以及更远的绍兴都曾留下他的画作。

(以上均是陈锦良在姜山东新老街创作的墙绘)(以上均是陈锦良在姜山东新老街创作的墙绘)

  每天早上5点,他就从海曙石碶的住处骑电瓶车出门干活,一天至少要画8小时,“干这行比较辛苦,体力加脑力,经常晒太阳。”

(80后陈锦良一天要画8小时,整个人晒得黝黑)(80后陈锦良一天要画8小时,整个人晒得黝黑)

  不过,这几年墙绘行业蛮红火,原因是各地的美丽乡村建设,许多村庄搞美化,墙绘非常受欢迎,“人手比较紧缺,天天在外干活。我有打算招徒弟,但还没碰到合适的。”

(陈锦良衣服鞋子上沾满了颜料)(陈锦良衣服鞋子上沾满了颜料)

  尽管工作辛苦,但回报蛮丰厚。最多时,他一个月赚了5万,平均每月收入在2万元,负责养家的他每个月会寄生活费回老家,“我打算在宁波长期发展,等我再稳定一点,我想把老婆孩子接过来。”记者 沈之蓥

  原标题:行行出状元,他自学画画月入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