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江德斌:菜场经营应彻底回归公益属性

A-A+2013年11月1日09:15现代金报评论

  一斤蔬菜从寿光到北京新发地市场的平均费用约为0.5元,其中两级批发市场的收费被指“坐地收钱”。批发费用、运费、进场费、卸车费、包装费……蔬菜从寿光运抵北京每斤成本净长0.5元。蔬菜批发摊位收费也是高得惊人,最低的每年5万元一个摊位,最高的一年接近30万元。(10月31日《北京青年报》)

  蔬菜从田间地头到百姓餐桌,价格往往是翻着跟头上涨,少则翻数倍,多则要翻数十倍,简直堪比火箭速度。可是,在蔬菜价格飞涨之下,菜农、收购商、经销商、零售摊贩等多个流通环节,都没赚到啥钱,弄不好还要亏钱。这个事虽然看似诡异,其实也不奇怪,利润都被各种各样的费用挤掉了,其中菜场的各项收费占据了大头。

  如今菜市场太赚钱了,且赚钱模式简单粗暴,用坐地收钱来形容非常贴切。从媒体曝光的情况看,新发地批发市场的收费项目可谓繁多,诸如进门费、出门费、卸车费、摊位费等等,每一种看似不多,但叠加起来,就不是小数目了。仅仅一项“进门费”,每年都高达3亿多元,要是把别的费用都盘算下,将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巨额数字。

  事实上,不仅仅批发菜市场存在这个问题,分布在居民生活区里的零售菜场,也采取类似的收费模式。由于目前各地零售菜场配置不合理,面积小分布散乱,且被垄断承包经营,或是采取拍卖方式招租,导致摊位租金涨幅过快,商户负担成本压力太大。

  而这些费用都不是白白掏出去的,均要摊到菜价上去,以至形成层层加价模式,每过一个环节,都要增加一部分费用在上面。当然,由于蔬菜最终是要进入百姓餐桌的,无论中间环节收费有多高,到最后都要由消费者来承担,如此一来,老百姓就成为了“冤大头”。

  过度收费如同悬在蔬菜流通环节上的一把利剑,令身处各个环节的经营者苦不堪言,亦增加了消费者的生活成本。而且,近些年来,各地频频出现“卖菜难”与“买菜贵”的现象,且常常二者并存,令民众不禁为之惊诧,缘何会造成此种怪现象?从现实情况看,中间流通环节过多、收费项目繁杂是主因,严重阻碍了蔬菜流通渠道,亦不断推高菜价。

  显然,要想破解这个难题,就应从根源入手。鼓励大型商超与菜农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减少中间环节,稳定收购价格,以缓解菜农因菜价过度波动的压力。在居民区附近,划出部分固定场所,允许菜农定时定点进入,售卖自种蔬菜,从而解决部分菜农“卖菜难”的问题。城市规划亦需考虑菜市场的合理配置,并将菜市场定位于公益性,禁止垄断承包、摊位转包等,推行低租金摊位,减收市场管理费,废止不合理费用,以降低经营者的成本压力。江德斌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