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杨立波:社会抚养费不应成社会负担费

A-A+2013年12月10日09:17现代金报评论

  今年7月至今,已有24个省份,依公民申请,陆续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共计200.98亿元。但同时,由于社会抚养费的收、支均由县一级计生、财政部门统筹,尚无一省份能够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社会抚养费,这个与国家计划生育制度伴随30余年的处罚事项,因标准混乱、底数不清、用途不明等,已成一个巨大的疑团。(12月9日《新京报》)

  所谓“社会抚养费”,是应当用于补偿超生人口所新增社会抚养负担的一种费用。依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当全部上缴国库,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社会抚养费也属于需要向社会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接受社会监督。也就是说,如果社会抚养费能真正被名副其实地分配使用,并得到严格的财政管理,公众监督,就不应当产生“巨大的疑团”的问题。

  但是,一些地方的社会抚养费依然是疑团,他们到底用到了什么地方?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首次公布的9省45县2009-2012年社会抚养费收支审计结果表明:几乎每一个县都存在数以百万、千万计的实际征缴费用未缴入国库;基层政府社会抚养费被截留、挪用、私分。也就是说,社会抚养费成了各个政府部门的“唐僧肉”、甚至养肥了一批贪官。

  而2010年3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生育行为与生育政策》一书则显示,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实施成本高昂,“截至2005年底,全国人口计生系统共有工作人员5087万。其中,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有1048万人”。此外,“全国还有计划生育协会专职干部1142万人,兼职干部5727万人”。“近4万个乡(镇、街道)设有人口计生办,其中3/4以上是单独设置”。

  在全国一些地方,社会抚养费虽然名义“上缴财政”,但实际上大都返还给了计生部门。“一些县级政府甚至明文规定,社会抚养费征收款的一定比例用于奖励计生专员”。而在这种收费“激励”之下,一些地方出现了为收取社会抚养费“放水养鱼”——为了多收“抚养费”,不仅无视甚至变相纵容“超生”。这样,社会抚养费用在了“抚养”公务人员身上,变成了行政成本、甚至是“养鱼执法”的腐败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福利费。 

  显然,社会抚养费已化为不堪重负的行政成本,一些单位和个人的福利甚至腐败收入,让社会负担不减反增,成了不折不扣的“社会负担费”,甚至“养鱼执法”的“腐败费”,与社会抚养费制度的初衷相悖。而要杜绝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的种种乱象,就必须像晒三公经费那样,对社会抚养费进行独立核算,征收、支出明细都要见光,接受专项审计。否则,它永远是一笔糊涂账。

  杨立波(湖北安陆法官)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