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堂吉伟德:要让裸官一祼便现形

A-A+2014年1月18日07:19中国宁波网-东南商报评论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条例明确提出,六种情形人员不得列为考察对象,其中包括配偶已移居国(境)外,或者没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条例自发布之日起施行。2002年7月9日中共中央印发的《条例》同时废止。

  (1月16日《新京报》)

  “裸官不选拔”的制度设计里,有着强烈的民意诉求,以及无以回避的现实需要。《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显示,84.8%的受访者表示,相对于普通官员,对“裸官”的信任度要低;86.2%的受访者表示,“裸官”不一定是贪官,但“裸官”更容易成为贪官。有人认为官员变成“裸官”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不爱国,不看好国家的未来;二是留有退路之后,很难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而从实际情况来看,“裸官”已成为腐败的高发群体,由于他们无所顾忌,往往腐败起来更加疯狂,同时也成为监管的难点。

  正是因为如此,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会议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强调,要尤其加强对“裸官”的监督和管理。而早在2010年2月,监察部、国家预防腐败局联合印发的《国家预防腐败局2010年工作要点》明确要求,要“研究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公职人员管理相关规定的具体落实办法”。在地方层面,2012年,广东实施“‘裸官’不能担任党政一把手”的新政,获得了社会各界充分肯定,也被视为干部任用的一大进步。此次中央首次明确“裸官”不得提拔,既是对“裸官”现象的高度重视,也是解决现实问题的制度补缺,其全国层面的统一规定更具特殊意义。

  规定已经出台,如何防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使“裸官”一“裸”便现形,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是自己申报,还是组织核查,如何防止作假,如何确保真实,都离不开相应的配套措施。若是官员早已成为“裸官”,但外界浑然不觉,那么“不得提拔”的限制作用就难发挥。

  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依据,在对官员的监督还缺乏有效性的语境下,要实现“一裸便现形”并不容易。现实中就存在这样的事例,官员早已留好后路,并准备一走了之,但监管似乎没有警觉,以至于官员失踪日久,才发现其早已成为潜逃。比如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2004年12月外逃,次年1月才案发,此后查证,高山主要作案手段是票据诈骗,涉案总金额超过10亿元。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的调研资料也显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贪官约18000人,卷款达8000亿元人民币。

  “裸官”外逃不是一天形成的。一些贪官从“裸”到贪再到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何以未能被及时发现而露出马脚?很显然,若是没有“一祼便现形”的后续性管控,“裸官不选拔”的制度善意在落实中就难免被打折扣。这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也应是今后治理“裸官”的努力方向。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