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郭文婧:在哪行善是潘石屹的自由

A-A+2014年7月25日08:46东南商报评论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订了金额为1500万美元的“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一事,引发网络热议。不少人提出疑问,国内致富的地产商为何助学国外而不选择中国高校。SOHO中国CEO张欣表示,助学是希望更多中国优秀贫困生能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潘石屹也在微博上回应,助学金只帮助就读的中国贫困家庭学生。(7月24日《新京报》)

  美国微笑列车基金会自1999年开始在中国为贫困家庭的唇腭裂患者提供免费手术,在中国累计捐款超过10亿元,覆盖31个省市,让数十万中国人及其家庭重现欢笑和幸福。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在中国赚的钱是否就一定要在中国做慈善?答案不言而明,更何况潘石屹的捐赠还是用于“中国贫困家庭学生”。

  值得欣喜的是,在新闻后的网络调查(截至7月24日中午12点)中,54.51%的人对潘石屹的“捐资助学”行为表示赞赏,45.25%的人认为“钱是潘石屹的,他有充分支配权”,51.20%的人表示所有的善行都应该被鼓励,我们不应该揣测他是否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在经历一系列慈善“事故”的洗礼之后,国人开始逐步接受民间的个人慈善,也慢慢有了尊重慈善者个人意愿的意识。当我们为“中国朋友”大唱“慈善不分国界”赞歌的时候,我们心里其实已接受慈善是一种道德权利,属于权利者自我主张的范围。因此,无论一个人多么有钱,只要不侵害他人权利,他做不做慈善,他在哪里做慈善,他怎么做慈善,都是他的权利和自由,如果我们一厢情愿地要求他如何行善,或者利用舆论与道德进行绑架,反而是不道德的。

  尽管慈善在本质上是对个人合法财产的自主安排,但不可否认,慈善会深深地受到一个社会经济发展程度、社会治理结构、文化背景、价值观念和处事办法等的影响。即使我们希望慈善者以社会认同的方式来进行,但我们也只能倡导,而不能强迫。

  当前的中国,慈善在总体上还停留在“爱心释放”的阶段,和其他国家的人与人之间出于自愿的平等互助还有一些距离。所以,我们还不习惯陈光标式的“高调慈善”,不习惯潘石屹到美国和一个“不差钱”的哈佛搞慈善。但我们必须慢慢习惯,因为人和组织都有逆反心态,你越是质疑,就越可能影响慈善者的积极性。

  民间慈善在宏观社会意义上,只是正规社会救助、社会保障体系的补充。慈善所为,往往是市场不愿做、政府又不能完全做好之事,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多元化的慈善,以尽量弥补社会保障空白或不足的空间。要真正让慈善多元,就得充分尊重慈善者的个人意愿。我国慈善的弊端,恰恰在于过于组织化,从而导致领域下窄,喜欢跟风,不仅导致渴望得到关照的诸多领域、诸多群体得不到慈善帮助,反而助长了功利化的慈善。因此,也许在一时一事上,我们难以接受慈善者的目的与方式,但在总体上,我们尊重慈善者的自主,受益将是我们整个社会。

  相比于慈善的金额与规模,是否学会了尊重慈善者的意愿与主张,是否愿意“自主式慈善”,对判断一个社会慈善文化的成熟度更有意义。当有一天,潘石屹捐赠哈佛大学只是一个新闻,没有人质疑,更没有人去苛求其动机,只是在内心默默为他鼓掌、向他学习,而潘石屹无需出来解释,我们的慈善文化才真正成熟。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应该学会尊重行善者,尊重“自主式慈善”。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