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于立生:请不要滥用自证清白

A-A+2014年8月28日09:47现代金报评论

  最近,清华大学教授肖鹰的一篇《“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热议如潮。日前肖鹰撰文回应,开头写道:“众所周知,两年多来,面对已经铺天盖地的质疑证据(或称‘资料’),韩寒至今‘不能自证清白’。”

  只可惜,肖鹰的回应文章,开头第一句就错。

  人与人之间,处世逻辑,应是与人为善,而不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动辄要求别人“自证清白”。人家没那个义务。打个比方,逮住个人就指其为“小偷”,得“自证清白”,“自证”不了就得认吗?没这样的道理。那是在搞“有罪推定”了。

  肖鹰的“讨韩檄文”被讥为“批斗文风”,根源也就在此。

  人与人之间,不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而只适用“谁主张谁举证”。但要举证韩寒“代笔”,又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就写作规律而言,写作是有私密性的。闭门著述者多,大庭广众下从事创作者几乎无,这也是常识。所以,无论麦田、方舟子,还是肖鹰,“倒韩”至今,虽然纷扰喧嚣,却是迄无成功,只不过流于“索隐”而已。对写《红楼梦》的曹雪芹“索隐”,那是可以的;但对活着的、享有名誉权等人格权的人“索隐”,就殊不厚道。对韩寒是否“代笔”有疑问,腹诽自然无妨;但要摆上台面质疑,就得拿出百分百实证来。只有拿不出确凿证据的人,才会动辄要求对方“自证清白”。这本质上是在搞胁迫、耍无赖。

  关于举证责任倒置,人们习见的是,医疗事故或者刑讯逼供事件发生后,医院或警方必须“自证清白”,证明不了就得承担相应责任。那是因为,涉事双方地位强弱严重不对称,信息严重不对称,就本质而言,强势一方之于弱势一方,是原先处于绝对支配状态的。但是,韩寒之于公众也是如此的吗?不是的。人们觉得他的作品好,当然可以买了看;要是不以为然,不感兴趣,也大可拿脚投票,自由选择,悉听尊便。

  韩寒并非不可质疑。但是质疑,无论是对他的书,对他的电影,还是对他的人,都得摆事实讲道理,就如《胡适致刘修业信函》中所说那样:“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一分证据,只可说一分话。有七分证据,只可说七分话,不可说八分话,更不可说十分话。”

  如果拿不出确凿证据,却要求对方就“代笔”质疑“自证清白”,那就是在转嫁自身举证责任,在耍无赖了。

  其实,遭遇“代笔”质疑的,也不止韩寒一位。譬如蒋方舟。方舟子也曾质疑蒋方舟之作系其母亲、作家尚爱兰“代笔”。但人家压根不理,也就风平浪静。为什么不理?那是冒犯和侮辱,没法理,除了抵制,也就只能不理。一家两代作家的,也不只韩仁均、韩寒父子,尚爱兰、蒋方舟母女,肖复兴、肖铁父子也是。要是从叶子上溯叶兆言、叶至诚、叶圣陶,一家四代作家的都有。要是可以无确凿凭据,就去质疑人家“代笔”,给名誉权泼污抹黑,那就无所谓书香门第、家学渊源了。

  肖鹰炮轰韩寒“代笔”,实在是件大坏规矩、大开恶例之事。因为,拿不出确凿证据,却质疑人家“代笔”,要是可以这样,那么只怕任何一位作家、艺术家,都可能遭遇如此质疑,被胁迫“自证清白”,而无语十分了。就是肖鹰本人,恐怕也难以幸免。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