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微评论>正文

洪信良:大学宪章如何避免徒具形式意义

A-A+2014年10月11日09:52钱江晚报评论

  教育部近日核准发布了北大、清华等9所高校的章程。两所国内最牛高等学府终于也有了“宪章”性质的自主管理规程,格外引人注目,像北大的学术委员会有学生代表加入,清华大学的禁止教职工未经批准在校外兼职等内容,引发公众议论。据报道,目前所有985高校的章程都已完成核准程序,教育部将陆续发布。从已经公布的高校章程来看,都突出了“政校分开”、“去行政化”这精髓。

  不能否认,大学宪章是去行政化的突破口,也不能否认,这些已公布的大学宪章,是国内大学在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中向前迈进的第一步。但同样不容忽视的,是去年11月人大等6所高校的章程首批出炉后,高校内部与社会的种种质疑声。比如,已制定的大学章程能否真正落地?“宪章”本身是不是从半山腰动刀子,既没有涉及校长任命制的根基,也没有触及权力统摄的高峰?高校去行政化如何突破背后重重利益的包围?如何消解行政方自己决定“去”的悖论?

  在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评审结果披露后,在国民名落孙山后的失落情绪中,在“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钱学森之问的逼促下,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的紧迫性无需多说,“政校分开”、“去行政化”的重要性也无需阐述,公众关心的是,这回是真的动刀子了吗?不看广告看疗效,不看你说啥,只看你做啥。

  冷静地看,“政校分开”这“宪章”要落地,无疑有着深重的内忧外困。从内忧来看,不说别的,就大学章程修订的难产就可见一斑。比如,2012年湖南的11所省属高校,被要求用一年时间完成大学章程建设,结果到了年底,其中10所表示不能如期完成,究其原因, 主要在于内部权力的博弈未能平衡。北大的章程,也是早在2006年就由北京大学教代会动议启动,历时8年,千呼万唤,才在近日最终公布。这高校内部的权力洗牌和再分配,虽经长时间妥协博弈,到落实时真能一帆风顺吗?从外困来看,高校行政头衔的高低,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科研经费申报、与地方政府打交道等方面,决定着能获取资源的多少。教授争当处长、院长,就是因为学术和公共资源是以行政为中心。不先改革社会体制的外围,光从内部制定一个“去行政化”的章程,无异于隔靴搔痒。

  《北京大学章程》规定说,学校将设监察委员会,对校长负责,独立行使监察职权。人们不禁会问,“对校长负责”,又如何“独立”行使监察职权?关键问题还在于,民意能不能“独立”决定校长的任免。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殊非易事,正像南科大原校长朱清时所感慨的:“去行政化是一件很难的事,要全国一起才行,光一个大学局部来做是很辛苦的。”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