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110亿元的山西岢临高速公路,还未通车就已出现桥梁隧道裂缝、路面沉降塌陷,是实实在在的“豆腐渣”工程。据知情者爆料,填充石缝的不是砂浆,而是石料加工厂废弃的石粉,甚至用墨汁画出“自然美观”的石缝,“从远处看,工程做得十分漂亮,其实却是蒙人的”。

  (10月29日《法治周末》)

  国内公路有“三多”:收费公路里程多、“公路腐败”倒下的官员多、“豆腐渣”工程多。为何很多公路变成“豆腐渣”?我们不妨从山西岢临高速公路的问题入手来寻找一些答案。

  原因之一,是竞标价偏低与工程再转包。投标单位为了中标,不切实际地压价,造成竞标价偏低,而中标者拿走部分费用之后再转包,最终承建者自然面临赔钱,为了不赔钱且有利润可赚,承建者就会选择用廉价次料来施工。

  类似的情况多见,这也为工程质量埋下隐患。虽说监管部门经常治理施工转包违法分包,但从实际情况看,效果不尽如人意。

  原因之二,是工程承建者借资质。岢临高速公路问题的爆料者自曝家丑“资质是借来的”,这意味着由没有资质的承建者负责施工,工程质量自然没有保障。其实,“借资质”是工程建设领域一种常见现象,往往是一级企业中标,没有资质的人员负责施工。

  原因之三,是用“表面功夫”欺瞒公众。很多公路看上去没有质量问题,刚使用也可能没有质量问题,原因就在于质量问题暂时被掩盖了。比如说,岢临高速公路上大部分挡墙和护坡的石缝是用墨汁画出来的,就是一种“表面功夫”。

  原因之四,是缺乏监督。包括岢临高速公路在内的很多“豆腐渣”工程,如果不是知情者主动爆料,公众恐怕很难发现质量问题以及滋生质量问题的土壤。而知情者爆料的原因往往不是因为有良知,而是因为内部矛盾,假如没有内部矛盾,不会主动揭丑。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有很多“豆腐渣”公路应曝光而没有曝光。

  原因之五,是权力主导工期。任何工程建设都有一个科学的工期,例如,水泥自然凝固就有一个固定的时间,但岢临高速公路却在“领导要求10月1日通车”的情况下,正常工期需要8个月的桥梁2个月就完成了。赶工期是“豆腐渣”公路形成的又一原因。而权力主导工期之下,监管或主动或被动地会失效。

  “豆腐渣”公路背后,隐藏了很多乱象,每一种乱象都不算新鲜,在工程建设领域很常见。让人失望的是,虽然各地监管部门经常表态要打击、治理,乱象却始终存在。

  笔者以为,所有爆出质量问题的公路都不能通车,即使已通车也应停止使用,以防止发生交通安全等事故。此外,一方面,要对问题公路进行全面“体检”,彻底纠正质量问题;另一方面,要对涉及公路质量问题的承包商、承建商、资质出借者、监理商、监管者等方面依法严惩。

  冯海宁

  马涤明:以往的事实证明,有多少“豆腐渣”工程,就有多少腐败,不是权力寻租、行贿受贿,就是玩忽职守、监管渎职,工程建设成腐败“重灾区”,以至于网友戏称交通局长是“高危职业”。那么,投资110亿元的山西岢临高速公路会成例外吗?面对墨汁画出石缝这样的笑话,我们笑不出来,只能期盼相关调查不要再出笑话。

  余明辉:各地“豆腐渣”工程性质未必一样,有一点却相当一致并堪称“奇迹”,即如此工程居然都能通过验收。在此,“劣质”的监理“功不可没”。监理不“理”,原因至少有二:一是对监理机构失职失责行为的惩处不够严厉,监理机构很可能在利益驱使下,与施工方形成合谋;二是相关工程监理竞争不充分、社会放开度不高,许多监理机构有很深的的官方背景,其开展业务时,或多或少受到一定的外力掣肘,致使工作的严肃性、公正性等受影响。

  黄春景:我们不禁要问,到底还有多少类似的“豆腐渣”工程?如何杜绝“豆腐渣”工程,建设百姓“放心路”?当务之急,必须做到“谁建设,谁负责”,实行工程项目责任终身制,对项目勘察、设计、施工、监理等各方主体,分别建立责任人档案,如果工程出现质量问题,不管责任人员调到哪里、担任什么职务,都要追究相应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