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和内蒙古自治区高院等多个信源处获得独家消息:轰动全国的内蒙“呼格吉勒图冤杀案”即将启动重审程序,被以“故意杀人罪”枪决18年后,当年的“杀人犯”呼格吉勒图面临无罪判决的可能。(10月30日《法制晚报》)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18岁的青年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杀人凶手。仅仅61天后,法院在没有充足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便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予以立即执行。2005年,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赵志红落网后交代的10起强奸杀人案的第一起就是“4.9”女尸案,而此次距离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已过9年之久。

  “呼格吉勒图冤杀案”由此轰动全国,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也从此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事实上,对于此案,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已经达成基本的共识。内蒙自治区政法委某主要领导曾向媒体表示:“我们的调查结论显示,当年枪决呼格吉勒图的证据不足,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杀错了”。坦承错误难能可贵,但是如何解释此案审判中的种种疑点,如何还呼格吉勒图以清白,如何还法律以尊严,以及如何让看得见的正义不再流浪,靠的不是态度,而是切实的行动。回到法律轨道,适时启动错案重审程度,乃是唯一的选择。

  必须强调,尽管因为此案,舆论非议重重,当地的政法部门饱受各方压力,但如果能够启动重审程序,那么我们依然要给予他们敬意。错案重审本是法律所规定的纠错机制,但在司法实践中却存在一个诡异的现象,越是重大的刑事案件,越是难以启动重审程序。原因很简单,重审程序的启动意味着对之前判决的否定,实际上也意味着问责程序的开始。出于利益考量,一些冤假错案往往得不到纠正。从这个意义上说,重审“呼格吉勒图冤杀案”,不仅表明当地相关司法部门有着直面真相的勇气,更是利益与正义的天平上做出负责任的选择。

  此案重审无非两种结局,一是并非冤案,维持原状。二是确系冤案,对呼格吉勒图做出无罪判决。事实上,即便是后一种结局,也丝毫无损于当地司法部门的权威和声誉。恰恰相反,如果冤案得以昭雪,无辜者得以清白,公众才会更加坚定对司法对法治的信仰和敬畏,司法机关才能从自我纠错中重获公信力。

  法治的要义,不在于永远不会犯错,而在于它能够给公众以相对稳定的预期,即便犯错,也能通过内在的良性机制加以纠错,从而不断地抵达正义。通俗地说,法治就应该让民众相信,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冤假错案的造成有一定的客观原因和时代背景,并不完全是人为原因。譬如在相关领域,长期实行“命案必破”、“破案率指标”等行政化管理,以及政法不分、领导干预办案,等等,都会造成冤假错案的发生。因此,最可怕的不是冤假错案,而是对冤假错案视而不见,制度化的纠错机制严重失灵。

  错案重启,一重意义在于保护公民的权利,让无辜者正名,体现法律的权威性,另一重意义则在于避免更多冤案错案的发生。和许多冤假错案一样,此举中包括冯志明在内的诸多警官都因为“迅速破获大案”而获得从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扬,不少人甚至得以升迁。错案重审就是要提醒和警告某些具体的办案人员,慎用手中的权力,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做出任何违背法律和良知的行为都要付出代价。

  四中全会明确了依法治国的总体方略,并提出“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增强全民法治观念,推进法治社会建设;加强法治工作队伍建设”,无论对照哪一条,我们都必须承认:疑案重审是依法治国的最好践行。

  接下来,应该重审的是河北聂树斌案了吧。吴龙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