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各地房价出现环比下降态势,而一些地方的学区房却成为“房坚强”,逆势上涨,甚至供不应求,从炒房变成炒“期权”。在北京,有人花135万买了个4.4平方米的房子,根本不能住,只为给上学买个进门证。即便如此,仍一“坑”难求。

  在楼市上,学区房一直是价格高企的代名词;而在房价下滑的今天,学区房的价格坚挺自然越发凸显。今年初,教育部推出新规,要求到2015年中小学实行划片就近入学。彼时,舆论就一致认为,这会掀起新一轮学区房涨价的大潮。虽然教育部官员一再强调“购买优质学校周边的学区房并不意味着能优先入校”,但这盆凉水显然浇不灭学区房疯狂的涨价之火。

  从“递条子”“送票子”到“拼房子”,背后折射的都是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的现实。且不说地域与地域、城市与城市、城市与农村之间,从校园硬件到师资软件的巨大差距,好似欧洲与非洲;即便是在同一城市内部,优质学校与普通学校之间的巨大差距,也是足可“明码标价”的——4.4平方米的“房子”,根本不可能住人,居然卖到135万元的天价,卖的不可能是房子的居住价值,卖的只能是优质学校进门证的价格。

  划片就近入学,说白了就是将一大池子水分割成若干区块,这样方便管理,也方便孩子入学。但是,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不解决,所谓“就近”就不是一个地理空间问题,而只是一个市场价格问题——谁有钱谁的孩子就能与名校“就近”。所以,这一旨在维护教育公平的政策,无非是将原来的“暗箱化”、“关系化”,进一步“市场化”、“透明化”而已。或者说,名为“就近”,实为“就富”。

  学区房的天价,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结果,本无所谓公平不公平;但是,公共教育应该谨守公平原则,就必须“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就近”蜕变成“就富”,问题不在市场,而在政策本身。真正的教育公平,应该将优质学校资源在区域范围内摇号分配,如果中签的家长嫌路程远,当然可以放弃名校,就近选择普通学校;但是,不能因为家长买不起昂贵的学区房,孩子就失去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此为其一。

  其二,同一城市内所谓优质学校与普通学校客观存在的差距,教育部门必须有所作为,不能坐视不管。仅仅在硬件投入方面偏向普通学校还不够,关键是要让优秀师资力量在不同学校之间流动起来。当包括校长和名师在内的优秀师资不再特属某所学校,而是在区域内所有学校之间流动,学校间的师资差距必然大幅缩小,家长也就没有必要将学区房当“期权”一样购买。

  说到底,学区房价格飙升,不是一个楼市炒作问题,而是一个教育均衡问题。4.4平方米的“房子”卖135万元,不仅是给教育资源不均衡“明码标价”,同时更揭示了“就近入学”等同于“就富入学”的本质。哪一天,当学区房价格被“打回原形”,不再成为楼市重点炒作的概念,那才是教育公平的象征,就近入学才不会变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