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7时7分,我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两院”院士师昌绪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6岁。师老不仅是我国高温合金研究的奠基人、材料腐蚀领域的开拓者,更是参与国家科技政策制定的战略家,为我国的材料科学作出了巨大贡献。

  互联网上,网友以“盖楼”留言的方式祭奠这位科学家:“一路走好,真心的科学大师”、“返璞归真的大师走了”、“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中华民族的脊梁,一路走好”……师老在科学殿堂里取得的巨大成就,业界内广为人知,而成就的背后,是怎样的精神力量支持着师老孜孜以求,同样值得品味。师老长辞于世,他的“做人做事做学问”应该被记忆。

  师老曾经介绍过,通过多年的实践,他悟出了做人、做事和做学问的准则,成为他遵循多年的座右铭:做人要海纳百川,诚信为本,忍让为先;做事要认真负责,持之以恒,淡泊名利;做学问要实事求是,勇于探索,贵在发现与创新。做人、做事、做学问,三个维度共同支撑起了一位科学老人的精神世界。

  在2011年给首都高校新入学的近6000名研究生讲课时,师老以爱因斯坦的这句名言,来诠释做人的重要性:大多数人说,是才智造就了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错了,是人格。但是,在师老看来,这里所指的人格,对科学技术工作者来说,就包括科学道德和科学精神。“学格”与“人格”的统一,这或许就是师老的“学问观”。

  对师老的“学问观”,年轻的科技工作者既需要深入内心,有的时候更应该反思与自警。一份对全国5138名高校青年教师的问卷调查显示,学术不端行为遍及被调查的绝大部分高校,“自己身边就有学术不端”。但是,如师老般对待“说谎话、造假数据、剽窃别人的成果”惴惴不安者,又有几人?这是一种很让人脸红而尴尬的现象。

  当然,应该记住师老“学问观”的,远不止年轻一代。师老曾说:在浮躁的社会氛围中,人们急于求成,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创新;做基础研究风险很大,可能干一辈子都一事无成。应该说,这就是最浅显的科学规律。但是当下,在很多高校中,科研考核“非升即走”、“末位淘汰”等极为功利性的评价体制,却大行其道,甚至有调查认为,正是这种急功近利的评价制度,助推了学术不端。从这个方面说,科技工作者以及科研院所都应该记住师老的“学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