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火车票将开始预售,往年部分车次车票10分钟就被抢光。按照铁路部门现行售票方法,网络订票、电话订票、窗口售票、代售点售票等购票渠道不存在票额按比例分配的问题,实行“通售共享”,这对那些不会使用电话网络购票的老人家、农民工很不公平,建议铁道部门给现场排队旅客预留一定比例的火车票,让他们排队不再只是等退票碰运气。

  (12月2日《广州日报》)

  在供小于求的现状下,明年春运的火车票销售想必照例会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形。资源有限,怎么分配就成了大问题。分配要公平,是大家的共识,但什么是公平,却出现了分歧。

  有网友认为,“通售共享”是公平的,大家有平等的机会买票,不能网络购票,是一些农民工自己能力不够,如果像报道所号召的,“建议铁道部门给现场排队旅客预留一定比例的火车票,让他们排队不再只是等退票碰运气”,这对于网络购票人群才是不公平的。那么,真是这样吗?

  公平有两种:一种是形式上的公平,即对任何人无差别地对待,比如“通售共享”;另一种是实质上的公平,即考虑到个体或群体间的差异,对弱势者给予适当照顾或补偿,比如给现场排队旅客预留一定比例的火车票。

  这两种公平,只有实质上的公平,才符合正义。正义是个比较主观的词语,未必人人认识一致,制定政策时应在各种主张中寻求最大公约数,如此才可能接近理想中的公平。那么,什么样的正义观才会最大可能被多数人所认可呢?美国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提出的“无知之幕”理论,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判断一项政策是否正义、一个群体是否得到正当对待,最理想的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到一块幕布下,当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走出幕布后将成为什么样的社会角色时再讨论。更通俗地讲,当我们不知道自己会投胎到马云家还是穷人家、长大后又会成为哪一类人时,我们所公认的,才是正义。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

  以火车票售卖为例,如果不知道自己会成为熟稔网络的白领,还是不懂电脑的老人、农民工,我们会想要什么样的售票规则?我想,大家不会要求所有人都去排队买票,但肯定也少有人会支持“通售共享”。

  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公共政策应该而且大多会适当照顾或补偿弱者,为什么法律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哺乳期妇女等特殊人群,在定罪、量刑或执刑上给予特殊的规定。

  并且,正义不单是公共道德的取向,也是现实利益的选择。按照年龄、学历、知识、技能和兴趣等定义的不同,我们每个人都属于许多群体。如果我们支持形式上的公平,认为“通售共享”是正当的,那么制定其他公共政策时,是否可以依此而为呢?今天阅读报纸的我们,在网络购票这个群体里,恐怕大多属于强者,却必定在某个群体里会处于弱势地位,如果这样的价值取向被确认,你能保证自己和家人不会因别的政策利益受损?

  我们常说,“让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每一个”,但对公平正义的追求不能无视代价。小至售票规则改变,大到户籍等制度改革,不是每项公共政策的制定与实施,都能让每一个人获利,有时甚至会为了照顾一部分人的利益而让另一些人利益受损;问题是,“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当正义的阳光温暖别人而需要我们承受代价时,我们会否选择性地遗忘自己曾经高喊的口号?吴志明

  @青衫欲染-君瞳水色难赊:对这个我真的是不支持的,“通售共享”才是真正的机会均等啊。工人们也在与时俱进着,我快五十的初中学历的妈妈都学会了用电脑。特地为他们留票,才是对那些上网订票的人不公平。

  @KevinIn思密达:既然都是花一样的钱,何为公平?每人都有一样的权利享受同等服务,凭什么事先留出?

  @wuhhl:可以预留一部分老人票。

  @T大大路:对,每次坐火车的时候看到一些年龄比较大的老人、不懂网上购票的农民工没买到坐票,只能站在过道上,挤来挤去,年龄又大还要受这般折腾,而且一站就是好久,想想自己都承受不了更何况这些人。

  @市场部-朱思敏:解决这个问题应该不复杂吧:1.铁道部门保留一定量的窗口票;2.节假日增加一些售票口;3.代售点的手续费政府补贴;4.采取更简单的售卖方式或组织志愿者培训帮助农民工都能自助买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