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十堰黄龙镇81岁老太闵德玉在澳大利亚探亲期间,干了一件很多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从3000米的高空跳伞。

  这位另类的中国老太几乎颠覆了不是在家里带孙子就是在广场上跳舞的中国大妈的传统形象,也颠覆了中国人缺乏冒险与探索精神、逐利于世俗世界的自我认同。

  柴米油盐固然重要,但如果只有这些未免太无趣。当老太太在3000米的高空纵身一跃时,我想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弱小的身躯中蕴含着的强大的力量。那一头迎风而起的白发,将阳刚的那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我们无需过度解读老太太的勇敢,但我们都有必要反省一下自己的渺小。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样的年龄站在这样的高台上、追逐梦想的,多少人,年纪轻轻就失去了梦想的能力。我们或固步于生活琐事,或纠缠于蝇营狗苟,又有多少人认真打量过这个世界?想一想,其实,捧不上铁饭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住不上豪宅未必就是人生的缺憾,一定要读名校也是一种魔障。跟老太太3000米高空眼中的大地一比,沟沟坎坎又算什么呢?

  人其实无须站在功与利的高山上眺望众生,重要的是遵从内心的呼唤。有能力有追求你就去做诸葛亮,要不然,做一个快乐的臭皮匠也挺好的。达官显贵不应该是每个人的追求,一千多年前的玄奘只身就敢闯西域,明代的徐霞客一生志在四方,我们现在的很多人却连家门都迈不出去。如果这样的道理需要一个老太太来告诉我们,未免太可悲了点。

  我们的心灵需要被一种更宽广更博大的东西充盈。探索和冒险推动着人类社会进步,没有探索和冒险就不会有今天的家园,没有探索和冒险,谁知道昆仑山有多高,北海的水有多深。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们的灵魂都是自由的,不以达官显贵为人生追求,而以天下为己任,所以才有了灿烂的先秦文化。作为后代的我们很多人却躺在金钱堆里,把身外之物当成了人生目标,所以我们的国民呈现出过分功利的精神特质。我们的影视剧总是纠缠于历史的情节,迷失在人性争斗之中,而美国的电影却常常把目光投向深邃的太空。

  我们当然需要历史来告诉我们从哪里来的,可是我们更需要有人来告诉我们,将去向何处。这种对探索和冒险的渴望力量与其说是大妈带给我们的,不如说是藏在我们心中已久的,借着大妈的纵身一跃喷薄而出。另类的中国老太,能否唤醒我们灵魂深处某种久远的记忆,去找回5000年历史长河中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些一往无前的勇气?

  天空中自由飞翔的老太和广场上翩翩起舞的大妈,都是人生;前行路上的背包客和成功路上的西装革履也都是人生,可是如果每个人都复制一样的人生,那是非常可怕的,意味着被某种价值观垄断了。这个社会需要人生的多元,价值的多元,有百家齐鸣,有百花齐放。

  老太太体会到的是童真乐趣,我们感受到的却是精神和勇气。老太太无意当励志大妈,但社会会从中汲取到营养。这就是个人精彩的人生留给社会的价值。有志不在年高,但更希望每个人不用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怎么那么早就失去了梦想,才为自己的人生后悔。 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