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上海普陀长征中学要求年级排名90名后的考生直接放弃高考,转而参加春季高考或专科自主招生考”的微博,在网上引起网友哗然。事件曝光后,涉事的上海市长征中学证实,学校确实曾向部分学生发放承诺书,并承认此举不符合依法办学要求,学校无权剥夺任何学生的考试权利。目前,该校已经收回承诺书,并向学生家长道歉。

  尽管读书无用论一度甚嚣尘上,但是对很多学子来说,高考仍然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关键手段。但是当他们因为成绩差而被要求放弃高考时,被剥夺的恐怕不仅仅是机会,更是严重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长征中学的校长表示,发生这个事件后,下发给学生承诺书已经收回了。由于学校此前从未发生过此类事件,因此校方之前对高二年级组发生的承诺书一事并不知情。一句并不知情并不能搪塞校方在发出承诺书时应该承担的责任。无论是校长授意还是老师自己的主意,这样的承诺书一出现,伤害就已经形成。

  参加高考是每个学生应有的权利,这种权利是谁也无法剥夺的。正如受教育是每个孩子的权利,不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就是犯法一样。考生可以自己放弃高考,但是不能强迫他们放弃。尤其是让他们放弃的还是承担着教书育人责任的学校。这样的承诺书充分说明了我们的教育已经异化、扭曲到了何种程度。教育工作者眼里只有升学率,如果这样的指挥棒继续挥舞下去,奏出的永远只是单调乏味的分数的律动,而不是生动活泼的的个体的成长。几年前,教育部就曾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绩效考核工作,不得把升学率作为考核指标。可撼山易,撼分数崇拜、升学率崇拜难。在既有的轨道上奔驰久了,要一下子扭过来谈何容易?

  分数,总有人高有人低,但是并不能据此判定人一生的出息大小。就拿新晋首富马云来说,人家上的也不是一流大学,高考两次落榜。很多商界的成功人士甚至都没经历过高考。仅仅因为分数排名的落后,就遭遇到歧视,这样的挫折会毁灭多少原本可以快乐成长的人才?今天的教育不像事业,倒像产业,在教育的流水线上,要求生产出来的是整齐划一、听话爱学习的考试机器,其他方面再突出都没有用,只要成绩这一项过不了关,就会被视作残次品,就会被边缘化,就会遭遇到种种冷落甚至歧视的目光。

  无论是从流水线上下来,走上社会找工作时遭遇的“非985不要”的就业歧视,还是排名太低要求放弃高考的成绩歧视,其背后隐含的冰冷逻辑是一致的,这种逻辑对那些遭遇到歧视的孩子们来说,是刺骨的冰冷。董碧辉